直播江湖:陌陌(MOMO.US)向左,YY(YY.US)向右

追蹤報導“剁椒娛投”。

幾天前,同為直播行業頭部公司的陌陌(MOMO.US)、YY(歡聚時代)(YY.US)相繼交出瞭2019年第一季度的答卷。

作為目前直播行業的第一梯隊,陌陌與YY本次Q1財報成績都頗為亮眼。根據財報顯示,陌陌2019年Q1營收37.23億元,同比增長35%,高於市場預期的35.76億元,當日股價盤前大漲6%。YY的成績就更是驚艷,Q1季度實現營收47.8億元,同比增長47.1%,凈利潤高達31.2億元,同比增長223.9%。

雖然兩者的財報營收數據都向好,但風平浪靜下的暗湧卻更值得註意。剁椒娛投發現:陌陌雖然已經是17季度連續盈利,但實際上今年Q1的營收增速已經是2017年第一季度以來的最低值,凈利潤也僅比去年同期多賺瞭650萬元。另一方面YY也沒有表面看起來那麼風光,雖然凈利潤增速高達223.9%,但其實是由於收購海外直播平臺BIGO帶來的估值飆升,按照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來看的話,YY凈利潤6.5億元,同比下降10.4%。

距離2016年直播行業上千名玩傢捉對廝殺的情景已經過去瞭3年,在層層大浪淘沙後,陌陌與YY作為幸存的頭部玩傢,在一路披荊斬棘下也不可避免地接近行業天花板。

如何擴張市場占有率,保持用戶有力的增速……都已經成為瞭陌陌與YY面臨的難題。但值得註意的是,陌陌與YY尋找的出路各不相同:陌陌選擇深耕社交領域,發展多元化產品矩陣;而YY則依靠自身的直播基因,意欲抓住海外市場。

在直播江湖,陌陌與YY正如兩條平行線,分別朝著自己的方向飛奔。

陌陌向左:深耕社交,多元化發展

時間撥回到2016年直播大戰之時,除瞭YY和9158這樣從PC端轉戰而來的秀場玩傢,也有映客、花椒這樣的青年創業公司,而陌陌作為一款社交軟件也趁著這輪直播行業熱度,裹挾海量用戶殺入戰局。

陌陌發佈於2011年,最初隻是一個簡單的可以查看附近的人的社交軟件,但出道不到一年,通過網絡上某些桃色新聞獲得瞭“約炮神器”的稱號。自此之後談起陌陌,許多人臉上會露出心照不宣的“笑意”,其口碑也開始一路毀譽參半,進入瞭一種半地下的使用狀態。

但同時,陌陌的潛力也不容小覷,它在騰訊系熟人社交網絡之下,撕開瞭嶄新的一道陌生人社交的口子。

在陌陌上,有陌生人之間相互發現的社交需求,而2016年的直播熱無疑給陌陌提供瞭一個新的社交場景。熱潮之下,陌陌月活已經介於7000-8000萬左右。

陌陌的副總裁賈維在接受采訪時曾提到:“一個用戶開瞭直播,可能房間裡面的幾十個人都是他在陌陌上的朋友,其實隻要這幾十個人裡面有兩三個人、三五個人一直跟他聊天,他就可以直播下去,就好像我們在微信裡面群聊或者和朋友吃飯聊天一樣。”從社交平臺的定位和使用場景出發,陌陌上的直播生態也傾向於導量給中下部的素人主播,也就是非頭部主播導流,這和YY這種秀場類主播形成瞭區別。

自2016年接入直播渠道以來,陌陌的營收情況一路向好。但隨著直播行業紅利期的退去,作為一傢社交公司而非直播平臺,陌陌選擇開始回歸深耕社交。

根據陌陌Q1財報數據,直播服務營收26.894億元,占比超過70%,較去年同期的23.601億元增長14%,增長的主要原因是直播服務付費用戶的增長。

從歷年數據可以看到,雖然直播營收仍保持增長,但速度已經明顯放緩。而這也從陌陌營收結構的調整可以看出端倪:財報中首當其沖的仍是直播業務。其次便是增值服務,也就是所謂的VAS服務,主要包括會員訂閱服務和虛擬禮物服務,Q1實現營收9.038億元,同比增長285%。最後則是移動通訊服務和遊戲服務,目前占比較低,且受國內遊戲版號開放的限制,這一部分業務仍然有開發的難度。相比之下,以社交為主體的增值服務則成為瞭陌陌下一個有力的增長點。

這一點,陌陌在2018年就開始有所傾向。

2018年2月,陌陌進行瞭app更新,開設瞭更多社交場景,比如KTV、狼人圈、派對、一起玩遊戲等一系列娛樂功能。隨後,陌陌以44億元收購探探,將陌陌與探探的社交場景進行融合,成為更開放的社交平臺,而這一步棋也極大推動瞭陌陌增值服務業務的增長。

探探的並表,給當時的陌陌帶來瞭驚艷的成績。數據顯示,2018年Q2陌陌會員訂閱(增值服務)收入為5522萬美元,同比增長124%,到瞭2018年Q3,這一部分收入飆升至8420萬美元,同比上漲221%。而在2019年Q1財報中,探探的表現依舊亮眼,凈收入為2.953億元,環比增長33.5%,占總收入比重8%,主要來源是會員費和各項特權收入。探探的付費用戶增長至本季度的500萬,環比增長28%。

收購探探,無疑給陌陌深耕的社交佈局註入瞭一劑強心針。但探探所帶來的社交紅利尚未維持多久,監管部門的壓力就已經逼近。

2019年4月,探探突然下架整改,外界猜測多是因為傳播淫穢色情等違法違規信息,至今蘋果商店都尚未恢復上架。5月,陌陌再發公告,根據有關政府部門指導通知,暫時性關閉陌陌用戶發佈動態功能,史上最嚴監管季似乎已經到來。

陌陌創始人唐巖也表示,在此監管期間,預計陌陌用戶活躍,比如總時長,互動量、關系達成會有明顯的下降,也會導致平臺流失付費用戶與增值服務付費用戶。

但對一貫以快速捕捉風口為人稱道的唐巖來說,怎麼會安心把雞蛋放在探探一個籃子裡?

今年3月中旬,有媒體報道陌陌秘密相繼發佈6款社交產品,試圖建立一個社交矩陣。在這6款應用中,包括以Doki、哈你、MEET相冊為主的攝影與錄像類產品,也有是他、Cue和赫茲這樣的社交類產品。

赫茲UI交互界面

剁椒娛投發現,根據七麥實時數據排名顯示,赫茲的發展算得上這6款社交產品矩陣中的佼佼者,位於App Store免費社交榜第218位,走的路線也正是年初最火熱的陌生人聲音社交。打開App後,會看到房間、場景、推薦等多個模塊。在場景中,又分為聽歌、KTV、環境氛圍、聊天、交換故事、處CP 等10種類型。簡約隨性的交互方式,也剛好擊中瞭年輕一代社交新趨勢。

但值得一提的是,聲音社交雖然火熱,但由於聲音天然的可偽裝性,一些打著語音社交的名義的垃圾廣告以及色情交易也可能會在平臺逐漸泛濫,繼而引來監管部門的註意。與赫茲相似定位的音遇app年初曾登頂社交榜首位,但在政策嚴格監管的背景下,同樣於今年4月遭遇全網下架至今都未恢復上架的窘境。

目前來看,赫茲仍然處於小規模使用階段,相關的付費功能都尚未上線。在探探的冷藏時期,赫茲能否頂替上場,仍然是個未知數。而陌陌的社交之路,何嘗又不是道阻且長呢?

YY向右:直播為王,出擊海外市場

與陌陌“直播隻是手段,社交才是根基”的模式不同,從PC端轉戰而來的YY則是以職業主播為主的秀場玩傢,直播的基因更深深植根於它的骨髓之中。

2005年YY成立於PC互聯網時代,初期進入遊戲論壇與門戶網站並不算成功。直至推出語音即時通訊工具YY語音才獲得瞭大量用戶,隨後很多用戶自發地用YY語音工具來做唱歌表演,可以說是現在秀場直播的雛形所在。

隨後在2012年,YY推出遊戲直播業務,即YY直播(虎牙直播前身),成為國內首傢開展遊戲直播業務的公司。以上未雨綢繆的準備下,有效地迎戰瞭2016年到來的直播大戰,YY憑借早期培育的成熟主播,先發制人地拿下瞭賽點,進入瞭現在的頭部梯隊。

而當直播大戰的硝煙散去,直播行業用戶的天花板已經不可避免的到來。以直播為主要營收的YY,上季度凈利潤也受此影響,同比下滑7.6%,營收增速也有所放緩。但通過收購海外視頻社交平臺BIGO的完成,YY在2019年Q1階段給自己新增瞭不少糧草。

財報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YY總營收47.81億元,同比增長47.1%,凈利潤31.2億元,同比增長223.9%。在用戶增長方面,YY全球移動端月活躍用戶超4億,其中超75%用戶來自海外,付費用戶增至950萬,同比增長37.1%。在營收結構方面,直播收入仍然占據大頭,Q1階段YY流媒體直播業務營收為人民幣44.85億元,同比增長47.9%,占總營收的93.8%。

除此之外的其他收入則來自於虎牙和BIGO部門的廣告收入增長,營收人民幣2.96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36.3%。

對此,YY歡聚時代集團首席財務官金秉也在一季報中評論:“一季度總收入增長的主要原因是直播收入同比增長47.9%,以及BIGO合並報表的貢獻。”

可以看出,相比較陌陌營收結構的多元化,YY更重點於發展直播這個單一化領域。與此同時,出海也成為瞭YY本季度財報的亮點所在。

在2019年一季度的財報中,YY重點強調瞭全球化的佈局。

目前,YY在全球的產品包括:YY、BIGO LIV、虎牙、LIKE、IMO、HAGO等,產品形式包括娛樂直播、短視頻平臺、視頻通訊平臺、社交網絡平臺等。這是YY首次系統性的披露自己的產品體系,業內人士也普遍對YY的全球化佈局給予肯定。

在艾媒咨詢高級分析師劉傑豪看來,“中國直播行業存量市場已近飽和,平臺競爭白熱化,直播出海成為許多直播公司的新選擇。國外發達國傢的居民消費水平、網絡基建為直播的產業發展打下基礎,而新興市場也有巨大的潛在用戶待挖掘。”

但出海對於YY來說,也並非輕而易舉。

對於將大部分的業務都壓在直播板塊的YY來說,在海外要面臨著比國內陌生百倍的社交環境,而如果不能將旗下社交、短視頻、直播聯動起來,形成一個有效的生態閉環,這對於用戶留存方面也有著相當大的壓力。

除此以外,Q1財報中也披露瞭進軍海外帶來的市場費用增長。2019年一季度YY營業費用從去年同期的6.5億元飆升到12.2億元,同比增長87.7%。對此,YY方面解釋,這主要是由於YY在海外市場營銷費用的持續投入,以及AI相關的技術人員的人力費用的增加。而YY歡聚時代集團CFO金秉也表示這樣的情況仍會持續,“在短期內,我們會進一步對內容和市場營銷方面加強投資。綜合來說,2019年BIGO的凈利潤還將為負值,現階段我們還是會把重心更多的放在用戶獲取上。”

如此高成本的投入下,能否換取相應的收益回報,也成為瞭YY出海的一大風險。

而就目前來看,YY出海的效益仍然比較可觀。根據Sensor Tower發佈的《1月中國視頻/直播類應用在海外收入排名TOP20》的榜單中,YY系占據瞭其中的6個名額,成績顯著。

但同樣,國外的藍海市場不會僅對YY一人開放,在巨大的市場之下,隻會有更多的資本不斷湧入,屆時YY如果不能及時夯實地位,面臨的壓力也或將更大。

0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