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斌:蔚來(NIO.US)要花很多資金投入 目前沒有降價空間

本文來自 “新京報”,記者陸一夫。

你如果不是蔚來(NIO.US)車主,可能難以想象他們的狂熱:去年12月在上海舉行的NIO Day上,全國數以千計的蔚來車主自費到場,為的是見證李斌發佈蔚來新車型ES6;在蔚來大規模交付後遭到一系列負面評價時,他們甚至要求公司李斌等高管舉起法律武器,維護蔚來的聲譽。

6月1日兒童節當天,不少蔚來車主攜傢人到蔚來中心NIO House參加車主活動。這個坐落於北京市中心東方廣場的體驗中心,有分析稱年租金高達8000萬,一直被視為是蔚來“不差錢”的象征。

6月1日下午,李斌接受瞭新京報記者專訪,作為蔚來創始人的他,目前還必須正視和解決公司眼下的種種不利局面。

特斯拉和蔚來,兩大電動汽車的先行者如今正經歷著相似的考驗。在美國,Model 3產能成功爬坡後卻被質疑市場需求短缺,特斯拉不得不裁員、關店以削減成本,從而制造出價格更低廉的電動汽車。

為瞭回擊華爾街投行,埃隆·馬斯克甚至“食言”,特斯拉完成新一輪25億美元融資,但無力阻止公司股價持續向下。2019年至今,特斯拉市值已蒸發256億美元。

作為特斯拉的“學徒”,蔚來的情況也不樂觀。在日前發佈的今年第一季度財報中,蔚來預計第二季度交付車輛2800至3200輛,比一季度交付3989輛還要低。6月4日蔚來汽車公佈,5月份蔚來共交付1089輛ES8,加上4月交付的1124輛,今年二季度ES8的交付量將接近或超過公司早前的預期。

蔚來需要正視的另一個問題是,新能源補貼退坡可能帶來的需求不振。今年3月,財政部等四部委聯合發佈通知,明確瞭今年新能源汽車的補貼細則,其中地方補貼被取消,整體退坡幅度最高達60%,新能源汽車的銷量受到影響。

更關鍵的是,特斯拉在中國落地速度之快讓造車新勢力膽寒。在破土動工5個月後,特斯拉已經公佈國產版Model 3的售價,並預計最快6個月後交付——雖然售價高於市場預期,但所有對手心知肚明的是,一旦銷量不及預期,特斯拉極有可能降價刺激銷量。

在種種不利因素下,李斌和蔚來迎來瞭亦莊國投的100億元融資。作為回報,蔚來將在亦莊建立生產制造基地,為下一代車型ET7做準備。

“蔚來怎麼可能剛推出一款車就掙大錢?我覺得這不現實。”在接受記者采訪的過程中,李斌反復強調得最多的是,蔚來隻是一傢隻有四年多歷史的電動車企業,在長達百年的汽車工業史裡仍非常年輕。

他認為,國產版Model 3並沒有對蔚來造成壓力,相反壓力可能來自傳統車企——這些公司正大力研發電動車產品,屆時用戶可選擇的產品將更多。

對話:蔚來對手不是特斯拉,而是傳統車企

剛拿到亦莊國投100億元融資的蔚來,將要深入佈局亦莊。6月1日,蔚來創始人李斌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說,蔚來將來不排除跟第三方合作,但現在說這些都太早瞭。

——落實亦莊國投框架協議需時間

新京報:5月28日,蔚來獲得亦莊國投百億投資,加上早前剛完成一筆6.5億美元的可轉債,短期內是否已經不需要擔心現金流瞭?

李斌:我覺得汽車是一個長投入周期的行業,而蔚來才成立四年多。目前我們還在研發下一代的車型,比如自動駕駛技術,這要花很多資金投入,而蔚來的整體定位又是相對高端的品牌,研發費用上肯定比別的企業再高一些。

從長遠角度看,蔚來對研發和用戶服務體系的資金投入肯定是有需求的。

融資是一傢公司正常需要做的事情,蔚來怎麼可能剛推出一款車就掙大錢?我覺得這不現實。

特斯拉虧瞭16年,蔚來才四年多的時間。我覺得有時候雙方對話的語境不太一樣,比如說在中國的資本市場,上市公司都有利潤要求;但在美國,隻要有人買你的股票就好瞭。

有人總說蔚來一年虧那麼多錢,但是他們不想想,蔚來每年投入這麼多錢在研發和用戶服務體系建設上。

有時候很難解釋這個事情。別人會認為,蔚來有這麼多員工,已經是個大公司,還是個上市公司,但是在汽車行業裡,我們還是一個處於投入期的公司,我們還是一個很年輕的公司,蔚來還是要著眼將來。

很多的時候,大傢把蔚來當作是一傢非常成熟的公司去看待。我覺得這也沒有什麼錯,但這肯定不符合真實情況。

新京報:根據協議,蔚來設立新實體“蔚來中國”,並向其註入特定的業務和資產,是否意味著蔚來汽車總部將設在亦莊?

李斌:這個事情我們還隻是剛剛簽瞭一個框架協議,隻是說大傢有合作意向,我們還有很多的細節在討論中。

這畢竟是一件大事,交易文件還需要北京各個部門同意,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現在我能說的,基本上隻有公告裡披露的信息。現在我們和亦莊國投也在緊鑼密鼓跟項目組對接,爭取早一點把最終的交易文件簽署,但這肯定還需要時間。

蔚來和亦莊國投合作,現在還不適合說太多,但大方向上來說,既然叫“蔚來中國”,我們肯定就是在這個地方會深入去做各方面的佈局。

新京報:截至目前,有沒有第三方有意向加入到這次的計劃裡?

李斌:在公告中我們已經說瞭,我們當然歡迎第三方一起來參與。但現在還沒有落實,說這些都還太早,我們隻是簽署瞭框架協議,還有很多細節需要落實。

——蔚來將來不排除跟第三方合作

新京報:亦莊工廠開建,是否意味著江淮生產基地的產能不足?亦莊工廠的產能預期是多少?

李斌:我們沒有說江淮的產能不夠,合肥生產制造基地是年產10萬輛,目前離10萬輛還有不少距離。但是從長期來講,我們當然不可能隻賣10萬輛,長遠來說我們肯定還是要繼續提高蔚來的整體產能。

新京報:落戶到亦莊後,是否會考慮與北汽新能源展開合作?

李斌:蔚來肯定希望和傳統車企走融合共贏的模式,我們跟廣汽、長安和江淮都有合作,蔚來將來也不排除跟第三方合作,但現在說這些都太早瞭。

新京報:蔚來既有自己的品牌,又與其他車企合作,這是出於什麼考慮?

李斌:其實在2017年12月,我們就已經和廣汽成立瞭合資公司,現在雙方成立的品牌就叫合創。蔚來和廣汽合作,主要是為瞭進入更大眾的市場,因為蔚來的車型相對來說是高端的,跟奔馳寶馬奧迪差不多處於同一個價格區間,但我們肯定需要進入到更大的市場裡。這是一個戰略性的事情,但不是馬上落實,雙方需要一些時間去完成。

——蔚來毛利率為負,沒有降價空間

新京報:特斯拉剛剛公佈瞭國產Model 3的售價,你認為這對國內的造車新勢力是否造成影響?

李斌:我覺得買我們的車,和買Model 3的用戶還是不一樣的。有的人喜歡轎車,有的人喜歡SUV,但總體來說,我覺得Model 3的售價肯定沒有達到大傢的期望值,對吧?原來用戶都是按照3.5萬美元計算的,把關稅去掉,3.5萬美元乘以七,那應該就二十四五萬。我覺得最後還是用戶說瞭算。

新京報:總體上來說,蔚來和特斯拉之間沒有像大傢想得那麼競爭激烈吧?

李斌:怎麼說呢,我覺得還好。其實這個壓力不一定是來自於特斯拉,有很多傳統的公司推出的電動車產品也很好,還有傳統的燃油車,也有很多很好的產品。現在用戶在購車選擇上,可選擇的范圍還挺廣的。

新京報:所以你會認同這樣的觀點——表面看蔚來跟特斯拉還有小鵬競爭激烈,但你們真正的對手應該是傳統車企?

李斌:我同意,就應該是這樣。

新京報:新能源補貼退坡的影響是否超出蔚來的預期?

李斌:我覺得沒有,基本在預期中。補貼退坡對銷量影響有預期,短期肯定都會有一些影響。

本身蔚來的車,已經基本沒有毛利瞭,毛利率也是負的,也就說我們也沒辦法去降價。某種程度上說,補貼減少肯定增加瞭用戶的購買成本,但從另外的角度看,電動車還是有很多優勢,比如說用戶不需要交購置稅,比方說北京不限行,上上海牌不要錢,這些都是很大的優勢,這些比起補貼對買傢更有吸引力。

我覺得用戶可能有時候還沒有特別理性地去算賬,其實理性算一下賬,你會覺得沒那麼復雜,新能源退坡沒那麼大影響,電動車的購置成本可能比之前要高一些,但電費比油費便宜多瞭。

新京報:你說不能降價,是因為蔚來的毛利率為負,還是你不想降價?

李斌:首先我認為降價不一定是最好的方法。其次蔚來也沒有降價空間。如果我們賺瞭很多,降一點沒關系,但是我們也沒賺那麼多,蔚來也沒有空間降價。

新京報:目前股價比較低,有沒有考慮做一些回購,或者其他穩定股價的措施?

李斌:蔚來在美國資本市場上市,我們做任何像回購股票這一類事情,肯定需要通過公告披露,我們現在沒有什麼特別要說,這個我們都不會去說。

0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