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飛凌(IFNNY.US)101億美元巨資“吃魚”背後的商業邏輯

本文來源“車雲網”。

全球汽車半導體巨頭正在加速收購或合並。

6月3日,德國半導體公司英飛凌(IFNNY.US)宣佈與賽普拉斯半導體公司(CY.US)已經簽署最終協議,英飛凌將以每股23.85美元現金收購賽普拉斯,總價值為90億歐元(約101億美元)。此次交易預計將於2019年底或2020年初完成。

對此,英飛凌方面表示,基於2018財年備考營收100億歐元,此次交易將使英飛凌成為全球第八大芯片制造商。同時,在汽車電子市場上,基於英飛凌原本已經在功率半導體和安全控制器上的全球領先地位基礎上,英飛凌更將成為汽車電子市場上首屈一指的芯片供應商。

當前,汽車行業正在經歷深刻變革。汽車電子作為整個產業鏈的上遊,也正在發生激烈的變化。以恩智浦、英飛凌、瑞薩等為首的老牌汽車半導體企業,以及以近兩年在汽車電子市場異常活躍的高通、英特爾、英偉達等傳統老牌芯片企業,為瞭增強自身在汽車電子市場的競爭力,正在進行著“大魚吃小魚”的遊戲。

雖然像特斯拉等整車廠、四維圖新等科技公司,以及一些如地平線、深鑒科技等創企都在佈局車載芯片市場。但相較於上述老牌半導體企業,並不為懼,甚至,一些創企還將會成為老牌企業口中的“小魚”。

持續吃“魚”的英飛凌

作為傳統的老牌汽車半導體行業巨頭,為實現規模擴張,英飛凌一直在整合行業資源。

英飛凌於1999年在德國慕尼黑正式成立,是全球領先的半導體公司之一,主要為汽車和工業流程部門提供芯片,其前身是西門子集團的半導體部門,於1999年獨立,2000年上市。

據瞭解,早在2016年7月份,英飛凌就以8.5億美元的價格從美國LED大廠科銳公司(Cree)手中收購其Wolfspeed功率和射頻業務部部門。據悉,該部門是科銳最賺錢的事業部,專註於半導體能源控制業務。

同年10月,英飛凌再次出手,收購瞭荷蘭MEMS 設計公司Innoluce ,用於補充其為蓬勃發展的自動駕駛技術傳感器市場的領先優勢。Innoluce由飛利浦分拆而來,主要銷售基於諧振MEMS反射鏡和相關信號處理集成電路的固態激光掃描模塊。

2018年2月份,英飛凌還收購瞭Merus Audio公司,進一步鞏固英飛凌科技在人機交互(HMI)領域的技術專長。

而在去年8月初,國媒體體傳出重磅消息,英飛凌意欲收購意法半導體。後又在2018年的12月份,傳出英飛凌收購意法半導體有瞭重大進展,據接近雙方人士透露,此項並購或將於近期正式向大眾宣佈。但對於該消息,車雲菌致電英飛凌相關人士,其表示該消息為市場傳言,系媒體錯誤報道所致。

雖然收購意法半導體是傳言,但在去年11月份,電裝宣佈持股英飛凌,加速其技術研發,助力自動駕駛等新一代車載系統。在獲得電裝投資後,英飛凌的先進半導體技術將與電裝的車載技術及專業知識相結合,旨在加速新款及新興移動應用方案的研發進度。

而此次收購賽普拉斯,於英飛凌而言,則可以說是其在戰略地位上具有裡程碑的意義。就像文章開頭所說,收購賽普拉斯,則將把英飛凌推送至全球第八大芯片制造商的位置,在汽車半導體市場上,更是會具有首屈一指的地位。

賽普拉斯,是美國知名芯片制造商,其主要為嵌入式系統提供核心的高性能、高品質解決方案,產品應用於汽車、工業、傢庭自動化和電器、消費電子以及醫療設備等領域。在USB技術和USB-C控制器處於市場領先地位。

產品方面,賽普拉斯擁有包括微控制器、軟件和連接組件等具差異化的產品組合,與英飛凌的功率半導體、傳感器和安全解決方案可進行高度互補。

同時,通過結合雙方的技術資產,也將能夠為電動馬達、電池供電裝置和電源供應器等高增長應用領域提供更全面先進的解決方案。

另外,賽普拉斯的微控制器和NOR閃存的擴大組合將為英飛凌提供巨大潛力,尤其是在先進的駕駛輔助系統和汽車全新電子架構上的應用日益重要。

除此之外,英飛凌的安全專長,再加上賽普拉斯的連接技術,將使英飛凌加速進入工業和消費市場的全新物聯網應用領域。

研發能力和市場份額方面,賽普拉斯在半導體市場上,規模雖然不算大,但其也具備自身核心研發能力。基於此,英飛凌還可以通過賽普拉斯強大的研發能力和在美國市場的據點,在加強為北美當地重要客戶提供服務和產品的同時,也能夠提升在其他重要區域的實力。如,英飛凌將在矽谷獲取研發部門,並在戰略重點市場日本,擴大佈局和市場份額。

財務方面,從現有的消息來看,雖然英飛凌的營收較為可觀,但其增速放緩仍是不爭的事實。同時,面對競爭日益加大的半導體行業,英飛凌的市值也在不斷縮水。截至目前,其市值為182億歐元(約合200億美元),其股價在過去的一年裡下跌瞭近三分之一。

而此次收購賽普拉斯,英飛凌方面表示,預計到2022年,預期的規模經濟將創造每年1.8億歐元的成本協同效益。雙方互補的產品組合將會提供更多芯片解決方案,長遠帶來的潛在營收協同效應可望每年超過15億歐元。

此外,隨著業務成功整合,英飛凌將相應調整其目標運營模式。屆時公司設定的目標包括:全周期營收增長9%以上,營收利潤率達19%,投資與銷售的比率將降至13%。

此前,有媒體報道稱,賽普拉斯已經不是第一次傳出賣身消息。早在2016年7月,就有多傢媒體報道稱,賽普拉斯或將被3傢PE聯合收購,其中包括中國財團武嶽峰資本。

當時收購消息曝出後,就有國外分析人士認為,賽普拉斯被收購的優勢在於,它有很強大的收入增長力,凈收入呈現增長趨勢,並且由於運營良好現金流通暢。

然而,事實上,此次收購賽普拉斯,並未使英飛凌的股價上漲,而賽普拉斯卻在盤前跳漲26.99%。不過,對於企業來說,最終看的還是長遠利益。

“花錢買時間”的半導體巨頭

此前,瑞薩電子CEO吳文精曾表示,“為瞭在接下來5~10年於高度競爭的全球半導體市場生存,我們不能隻是仰賴有機成長。同時,競爭對手的行動都是非常迅速,不會給我們太多追趕時間,而收購案,則可以看成是花錢買時間。”

現階段,“花錢買時間”幾乎已經成為巨頭們的常態之舉。而在汽車半導體行業中,為瞭實現規模擴張,巨頭們也一直在加速整合行業資源,其中,有對創企的收購,也有巨頭之間的兼並。

事實上,由於巨頭之間兼並並不是很容易,所以現階段大部分巨頭的並購,都是針對於創企,尤其是老牌芯片企業。

2018年7月份,老牌芯片企業賽靈思宣佈收購中國AI創企深鑒科技,其目的,則很大程度上是為瞭整合後者的汽車業務。

據瞭解,賽靈思一直很重視汽車市場,其產品和方案在汽車中應用非常廣泛。有數據顯示,到2018年,賽靈思的芯片已經被運用到29個汽車品牌,111款車型中。

而深鑒科技,其自2016年3月成立就與賽靈思保持瞭緊密的合作關系,一直基於賽靈思的技術平臺開發機器學習解決方案,並已經完成面向自動駕駛/高級輔助駕駛領域的技術整合及商業佈局,實現瞭方案落地及產品轉化。

而被賽靈思收購之後,除瞭會進一步加強深鑒科技在自動駕駛領域的綜合實力之外,也會對賽靈思汽車業務得到增強。

除賽靈思之外,英特爾進軍汽車電子行業的路徑,也是“花錢買時間”。據瞭解,在2016年以來,其顯瘦收購瞭包括意大利無人駕駛和機器人芯片公司Yogitech、俄羅斯計算機視覺公司Itseez、矽谷計算機視覺芯片公司Movidius、以色列自動駕駛技術公司Mobileye在內的多傢企業,來增強其在汽車安全、遠程控制以及視覺感知等方面的能力,將業務從PC芯片領域拓展至智能汽車領域。

值得一提的是,英特爾對ADAS巨頭Mobileye的收購,不僅讓英特爾擁有瞭“CPU+FPGA+EyeQ+5G”構成的強大計算平臺和通信能力,還獲得瞭近70%的ADAS市場份額,以及芯片和算法協同開發帶來的低成本優勢。

雖然巨頭之間的兼並並不容易,但總是會有企業不“安分”。

其中,高通收購恩智浦雖然並未成功,但也是一個典型案例。高通作為智能手機芯片市場巨頭,由於其在該市場的利潤空間不斷遭到蘋果、三星、華為等競爭對手的擠壓,與此同時車載芯片已經開始呈現誘人的發展前景,高通便欲通過收購當時車載芯片領域的“老大”恩智浦,進軍汽車市場。

據悉,若高通收購恩智浦成功,則可以將其在汽車以及其它課連接設備上的收入從目前的8%(總收入中的占比)顯著提升至29%,從而為公司帶來超過100億美元的收入。結果,我們也都知道瞭,收購並未成功,高通還為此付出瞭高額代價。

此外,成功的案例,則是日本芯片制造商瑞薩電子以67億美元全現金交易方式收購美國芯片制造商Integrated Device Technology(簡稱IDT),以提升其在自動駕駛汽車技術方面的競爭力。

總的來說,本次收購是嵌入式處理器和模擬混合信號半導體兩大行業領導者的整合,雙方通過各自優勢產品能夠優化高性能計算電子系統的性能和效率。

無疑,不管是芯片企業,還是傳統的汽車半導體企業,通過收購和兼並的方式,一方面為自己僅僅汽車行業鋪路,另一方面,依靠強橫的實力,快速建立自身核心優勢,搶占市場份額。

小結:

事實上,早在2015年,全球半導體巨頭們就已經開始瞭並購潮流。

據調研機構ICInsights的數據顯示,2015年至2018年中,共計達成瞭約100項收購交易,這些交易的總價值超過瞭2450億美元。

其中,2015年宣佈的半導體收購協議金額達到瞭創紀錄的1073億美元,2016年宣佈的半導體收購協議金額為998億美元,為歷史次高水平。

當然,相比於其他行業而言,收購案件在半導體領域可以說是傢常便飯,原因在於,一是半導體領域技術門檻高,專利壁壘非常厚實;其二,則在於雖然半導體行業利潤率高,但相對應的,由於研發難度大,其成本投入也非常大。

因此,這就導致即使部分企業市場份額不高,但其他半導體巨頭想要進入對方的市場,也會因為具體市場的細分程度太高,無法承受自主研發的成本和時間,不得不采用收購的方式。尤其是近年來半導體的集成化程度大幅提高,商業應用場景的復雜度也不斷加劇,導致企業需要更大的前期投入才能適應市場需求。

在車用半導體領域亦是如此。因此,雖然近年來汽車半導體行業取得瞭大幅的前進,但行業巨頭的排名座次基本沒什麼變動,很大的原因在於現存的幾傢大型公司彼此間的不斷兼並、重組,以及對創新公司的收購。

雖然行業前幾名並沒有發生什麼變化,但巨頭們的並購狂潮卻對整個產業鏈產生瞭重大影響。

對此,IC Insights分析師認為,越來越多的合並和收購將導致主要芯片制造商和供應商越來越少,這是供應鏈的一個主要變化,說明行業已經走向成熟。

此外,智能網聯車在最初興起之時,是一個全新的領域,不管是巨頭,還是創企,都需要重新開始研究。因此,在最初階段產生瞭大批獨角獸企業。

然而,隨著巨頭們不斷的合並與收購,行業資源開始整合,中小企業生存空間日益被壓縮。同時,半導體行業本身具備極高的專業性,在行業資源開始集中到頭部企業之後,對於後來者而言,進入門檻將變得更高。

但從另一方面來說,現階段大規模的半導體並購也變得更加困難,原因則在於各主要監管機構的審查時間較長,導致審批時間一再被推遲。這也就致使企業之間並購成本的增長。

不過,隨著智能網聯汽車的發展,全球半導體行業巨頭都在加速佈局自動駕駛、車聯網等領域,而競爭的加劇,也將致使“大魚吃小魚”的現象仍會出現,未來汽車半導體行業格局將會如何,仍是未知。

0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