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著金山毒霸起傢的獵豹移動(CMCM.US),竟做出瞭海外下載量最高的國產遊戲

追蹤報導“刺蝟公社”

“蘋果超愛我們。”《滾動的天空1&2》遊戲制作人秦舜堯告訴刺蝟公社。

2月25日,休閑遊戲《滾動的天空2》正式上線App Store。之後每隔四五天,遊戲都會集中迎來一批新用戶增長,讓秦舜堯在驚喜之餘,又有些摸不著頭腦。回頭一查,發現蘋果又給瞭推薦資源。

3個月時間,七麥數據顯示《滾動的天空2》入選中國地區App Store精品推薦26次。相比之下,從2016年1月至今的3年半時間,國民級手遊《王者榮耀》才獲得精品推薦36次。

“我們不止推薦瞭這麼多次。”秦舜堯提供的數據中提到,《滾動的天空2》已在全球App Store音樂品類推薦瞭27574次,並獲得瞭50個國傢的首頁推薦。

“連IPad Air硬件發佈,官網上都把我們遊戲作為官方素材來去宣傳。”秦舜堯特別興奮。上一個“獲此殊榮”的遊戲作品,是《紀念碑谷》。該遊戲於2014年發佈時曾轟動全球,拿遍國外各類遊戲獎項,堪稱載入遊戲史冊之作。

圖由秦舜堯提供

這到底是個什麼遊戲?為何如此受歡迎?

《滾動的天空1&2》是由獵豹移動開發的跑酷類音樂遊戲。兩款遊戲是獵豹移動(CMCM.US)出海最具代表性的遊戲之一,國內也有著不俗的口碑。手遊分享社區TapTap中,兩者分別取得瞭9.1與9.5的高分。

獵豹移動前身是金山網絡,成立於2010年11月,曾憑借著金山毒霸等一眾工具型應用起傢。如今卻搖身一變,成為瞭中國在海外遊戲市場最有影響力的公司之一。

遊戲評分/TapTap截圖

休閑遊戲的“護城河”

《滾動的天空2》發佈之初,TapTap評分一度高達9.9。

“5月27號沒出,記下記下”、“啥時候出來啊~24號啦”,App Store遊戲上線至今已超3個月,安卓端卻遲遲沒有上線,引發部分安卓玩傢不滿。幾乎每天都有人在TapTap上留言打卡。部分玩傢等到不耐煩,直接給出瞭1星差評,這才導致遊戲評分降到瞭9.5分。

玩傢催更/TapTap截圖

“6月份就能上,我們在6月跟谷歌約瞭全球推薦”,秦舜堯急忙解釋道。他曾多次在公開場合解釋遊戲推遲上線的原因,也多次在TapTap上解答玩傢的疑惑。

《滾動的天空1&2》如今已是獵豹移動的王牌IP之一。獵豹移動主攻海外休閑遊戲市場,旗下還有《跳舞的線》《鋼琴塊2》等代表作,玩傢之間有口皆碑。

獵豹移動的遊戲業務誕生至今,也才不過5年時間。

時間倒回到2014年4月,一款名叫《別踩白塊兒》的休閑遊戲紅極一時,在全球40多個國傢、地區免費遊戲榜登頂榜首。遊戲玩法很簡單:隻需要跟著節奏一直點擊畫面中不斷出現的黑方塊即可,一旦漏點或者點錯即遊戲結束。

兩個月之後,獵豹移動獨傢代理瞭這款遊戲,正式開始涉足遊戲行業。

次年,獵豹移動買瞭這款遊戲的版權,優化其核心玩法,自主研發瞭續作《鋼琴塊2》,在海外取得瞭遠超《別踩白塊兒》的成績。國外應用分析商App Annie於次年1月發佈的報告中提到,《鋼琴塊2》穩占App Store和安卓應用商店Google Play雙平臺全球遊戲榜第一的位置。

一個從未做過遊戲的公司,怎麼就成功瞭?

“用正規軍的模式去打遊擊戰。”獵豹移動CEO傅盛2016年接受新浪科技采訪時,用瞭這麼一個比喻:用正規遊戲團隊,去開發大公司不願做的休閑類遊戲。

傳統認知中,休閑類遊戲收益不高,核心在於玩法,容易復制,遊戲產品很難形成有效的競爭力。因此,更多遊戲公司往往願意紮堆在射擊、MOBA、角色模擬等傳統類別的賽道上。

這給休閑類遊戲市場留下瞭許多空白。

截自《滾動的天空2》宣傳片

就目前來看,收益程度不高確實是休閑類遊戲的一大問題。不同於傳統類別的遊戲,休閑類遊戲變現往往依靠廣告而不是內購的形式,前者帶來的收益遠不如後者。

也正因為如此,獵豹移動旗下休閑遊戲在海外頻頻登頂遊戲榜榜首,收入水平卻不高。App Annie發佈的2019年1月中國出海遊戲發行商月收入榜單中,獵豹移動僅排到瞭19位。

廣告變現免不瞭會傷害一部分遊戲體驗,這也是TapTap上除去催更之外,玩傢差評最多的一處。“去掉廣告比什麼都好。不是說你一個廣告不能有,可是我死一次一個廣告這就很過分瞭”,玩傢在TapTap吐槽道。

“我一開始不太喜歡廣告。但如果你要讓我選擇,我寧可選廣告,因為對玩傢代價最低。”在秦舜堯看來,相比內購,廣告門檻更低,也更容易讓所有玩傢都積極參與進來。

《滾動的天空2》中也設置瞭免廣告版本。解鎖需要集齊300個紅寶石,這可以通過觀看廣告搜集,也可以直接花費40元購買。目前《滾動的天空2》仍處在調優階段。

不過在他看來,收入不能作為評判遊戲的唯一標準,遊戲本身所帶來的價值更為重要。“就像《紀念碑谷》,它也沒有那麼賺錢,但是從遊戲價值來看,我覺得它遠遠高於國內的一些遊戲。”

秦舜堯告訴刺蝟公社,美國媒體自發報道《滾動的天空1&2》,已經超過瞭200次。

另一方面,一款優質休閑遊戲的競爭力和生命力,遠遠超乎一般人想象。

在獵豹移動之前,法國遊戲公司Voodoo在國外遊戲市場有著極大話語權。Voodoo公司的策略在於刷量。從2015年至今,Voodoo公司在美國已推出瞭115款休閑遊戲。平均算下來,每個月就能推出兩款遊戲。

但Voodoo公司所推出的休閑遊戲,壽命往往不會太長。有些遊戲隻在第一年會有更新,第二年就直接面臨下架。

《滾動的天空》流行之際,各種山寨產品也爆發式地出現,Voodoo公司也推出過同樣玩法的遊戲,“最多的時候一兩百款的山寨產品”。隻是沒人能抄到精髓,Voodoo公司的那款遊戲也早已下架。

該遊戲發行近四年,至今仍有大量忠實玩傢。同樣玩法的遊戲,沒有一款能存活這麼長時間,變現更是遙不可及。

在秦舜堯看來,遊戲的“調性”是抄不瞭的。

很多人也喜歡將《滾動的天空1&2》歸類為“輕度遊戲”。對此,秦舜堯不是很贊同。“可能系統少一些,但每一關都是一個完全不同的遊戲。”

截自微博@千手遊

2015年加入獵豹移動之初,公司希望他開發一款針對美國等海外市場的休閑遊戲。鑒於《鋼琴塊2》的成功經驗,獵豹移動也給秦舜堯買瞭一款小遊戲的核心玩法,希望作為其開發的基礎。

到瞭實際開發時,他卻發現這一核心玩法過於簡陋,完全用不上。“我們加一個UI(用戶界面)都加不進去。”到頭來,隻能自己推翻重做。

確定核心玩法的情況下,一款休閑類遊戲從立項到上線,隻需要一周。秦舜堯開發《滾動的天空》,卻花瞭近一年的時間。

為瞭打磨出更優質的玩法,遊戲開發前期,他一周推出一款休閑遊戲,不斷地去試錯。在這過程中,也出現過一些表現亮眼的作品,卻因無法達到獵豹移動的要求,直接下線。

獵豹移動內部會根據用戶留存、傳播效果等因素對遊戲進行評級。“有一些(遊戲)數據其實都非常好,按照現在的標準也算是A的,都被幹掉瞭,當時隻要S級。”秦舜堯說道。

因此,在《滾動的天空》制作過程中,每一個遊戲關卡,他和團隊都要體驗4000遍以上,為的就是讓玩傢能夠有足夠興趣重復遊玩。

《滾動的天空》在海外一經推出,在榜單上一直居高不下。

根據秦舜堯提供的數據,《滾動的天空》全球已累計安裝4億5千萬次,是目前海外下載量最高的國產遊戲。該遊戲於全球141個國傢App Store遊戲下載榜前五,65個國傢應用總榜前十。

直到今天,《滾動的天空》仍在更新版本,持續給獵豹移動帶來收入。

2016年《滾動的天空》在App Store上排名/截自七麥數據

實際上,一款休閑遊戲一旦打造瞭自己的“護城河”,別的競品若再想“攻城略地”,遠沒有那麼簡單。以《滾動的天空》為例,同樣是音樂+跑酷的玩法,遊玩其他遊戲時,在感覺上總是差瞭點意思。

新推出的《滾動的天空2》,開發時間更久,長達2年,在遊戲玩法上也更加多樣化,每一關都各不相同。

該遊戲於去年獲得瞭2018年度德國紅點設計獎。該獎項有著“設計界的奧斯卡”之稱,是世界上知名設計競賽中最大最有影響的一個競賽。

秦舜堯在德國

純粹的國外遊戲市場,難以逾越的文化差異

“遊戲出海”,無疑是近幾年遊戲行業最熱的關鍵詞之一。這其中,騰訊網易等巨頭表現搶眼。5月31日,七麥數據上海外版“吃雞”《PUBG MOBILE》在61個國傢App Store遊戲榜上都排到瞭前十。

虎嗅文章《騰訊能擊穿外國玩傢嗎?》提到,騰訊遊戲出海的計劃始於2016年。相比之下,獵豹移動早在2015年下半年,就已經在海外推出瞭《鋼琴塊2》,比國內大多數遊戲公司都要早。

獵豹移動選擇遊戲出海的理由,也與國內不少遊戲公司相去甚遠。

騰訊與網易等巨頭選擇出海,更多是為瞭給自己遊戲業務尋找新的增長點。另一方面,受制於去年版號停發的影響,一批空有遊戲卻無法變現的遊戲公司,也會在海外尋找新的機會。無論是哪種情況,遊戲出海都像是一種被動的無奈之舉。

獵豹移動從最開始就將方向對準瞭海外遊戲市場,對國內遊戲市場反而比較佛系。

“國內(遊戲市場)其實是挺亂的,什麼《雞你太美》,你都不知道它怎麼成的,不好判斷。國外基本上還是挺純粹的,就是你的核心玩法能不能打通(玩傢)。”秦舜堯告訴刺蝟公社,《滾動的天空》發佈之初,國內甚至沒有做任何推廣。

另一方面,不同國傢之間差異巨大,從美術、文案到支付手段都要有細致的考量。

這其中,最難的一點,是如何擊穿不同國傢文化之間的差異。實際上,不同地方玩傢之間,對遊戲的愛好也千差萬別。以遊戲畫風為例,日本玩傢更喜歡二次元萌系畫風,歐美玩傢更喜歡黑暗向魔幻風格,兩者幾乎截然相反。

因此,為瞭攻入日本市場,騰訊甚至重新制作瞭一款“日本版《王者榮耀》”,二次元畫風更明顯,並加入瞭日本知名遊戲“拳皇”系列人物八神庵。相比之下,歐美版“農藥”《Arena of Valor》畫風更傾向於魔幻風格,加入瞭“蝙蝠俠”等歐美超級英雄。

“日本版《王者榮耀》”/圖源TapTap社區

各國政策的差異,可能一不留神就落得個封殺的下場。今年3月,據媒體India Today報道,印度拉傑果德警方頒佈瞭一條禁令:禁止在公眾場合玩《PUBG MOBILE》手遊,如果違反禁令將面臨被警方抓捕的下場。

拋開文化層面的差異,客觀條件的差異有時也會讓部分遊戲開發商屢屢碰壁。不同國傢的網絡狀況、智能手機普及程度以及支付習慣等等,都會對遊戲開發造成各種限制。

但這些對《滾動的天空》來說,似乎都不是什麼問題。

“沒有碰到太多坎在出海的過程。”在秦舜堯看來,整個過程中最困難的一點,還是當初打磨玩法的過程,相比之下出海之路異常簡單。

在它出海過程中,“電音”成瞭穿透文化壁壘最有效的武器。

在他看來,電音是融合不同文化最好的載體之一。“電音本身它就是一個挺抽象的東西,你可以認為它就偏節奏,這是一種本能,你聽著就想跳舞。”

《滾動的天空2》中有一關是沙漠。為瞭配音,秦舜堯找到瞭埃及當地的樂隊,演奏民樂,他再將這一民樂融合進電音之中。除此之外,遊戲中的電音還融合瞭牙買加流行樂雷鬼、古典、爵士等各式各樣的經典曲目。

截自《滾動的天空2》宣傳片

為瞭將電音效果發揮到極致,秦舜堯每天像著瞭魔一般瘋狂聽音樂,結果對他耳朵造成瞭永久性損傷,“就是聽力受損,現在我好多特別低的音聽不清楚。”

秦舜堯最常講的一句話,叫做“不瘋魔不成活”。他對《滾動的天空》有著超乎常人的執著。也正因為如此,他的私人生活基本為零,當時的女朋友也因此而分手。“那個時候真的是玩命在全力以赴,因為就想成功。”講到這,他無奈地笑瞭一下。

好在結果沒讓他失望。

《滾動的天空》起初的目標用戶是歐美玩傢,遊戲風格也參照瞭歐美遊戲。因此遊戲在國內沒有任何推廣,卻憑借著口碑傳播,逐漸爬上各大榜單前列。到瞭今天,反而國內玩傢數量遠超海外任何一個國傢。

“不想把獵豹移動變成遊戲公司”

秦舜堯目前的團隊有30多人,核心成員與他都有著十多年的交情。

2008年,在遊戲行業中打拼多年的秦舜堯選擇瞭自己創業。從網頁遊戲到手機遊戲,風口吹到哪兒,他就跟到哪兒。秦舜堯不太愛談及那段時間的遊戲作品,實在沒什麼精品。掙得不多,也隻算勉強過得去。“一分錢投資也沒拿,全靠自己產品掙的錢養活40多人團隊,挺瞭好幾年。”

此時,曠視公司向他提出瞭合作意願。

他帶著團隊加入,成為瞭曠視的第四名員工。秦舜堯開發的跑酷類遊戲《街頭速滑》在2012年小小地火瞭一把,憑此獲得瞭當年李開復創辦的創業黑馬獎,並得到瞭李開復的投資。

收獲瞭遊戲帶來的第一桶金之後,曠視公司停止瞭遊戲業務,深耕其更擅長的面部識別系統,秦舜堯與曠視公司和平分手。今年5月中旬,曠視公司剛剛獲得瞭7.5億美元D輪融資,現已是國內數一數二的人工智能公司。

“創業失敗瞭,總要帶著團隊生存。”當獵豹移動向秦舜堯拋去橄欖枝時,他很快答應瞭下來,成為瞭獵豹移動簽約的第一個外部遊戲團隊。

發展到今天,獵豹移動已簽約瞭眾多秦舜堯這樣的專業遊戲團隊,也與外部遊戲團隊保持著合作。

獵豹移動卻從不認為自己是一傢遊戲公司。

“不想把獵豹移動變成遊戲公司。獵豹移動下一步除瞭繼續做輕遊戲之外,還計劃建立遊戲內容發行平臺。區別於其它遊戲開發商尤其是重遊戲,獵豹會選擇一些立志進軍海外的企業進行合作。”獵豹移動CEO傅盛在過去接受采訪時說道。

秦舜堯也向刺蝟公社坦言,自己在獵豹移動的狀態,和創業無異。“很多東西在遊戲公司裡邊順理成章。對我們來說,連招聘我都不能指望那個啥,我都要自己親自去搭這個架構。”

他身邊的朋友都認為到獵豹移動上班之後,總比自己創業輕松。實際上,秦舜堯的焦慮絲毫沒有減弱。“我有時候一天隻能睡兩三個小時,極度焦慮,總覺得做得不好。其實我們也沒有什麼資源,很多東西都隻能自己去推動。”

也正是如此,《滾動的天空》這款遊戲,其實是他的孤註一擲。如果當初做失敗瞭,他也會離開獵豹移動。

獵豹移動之所以將業務擴展到遊戲版塊,源於工具型應用的“先天性缺陷”。

盡管獵豹移動高性價比的工具型應用頗受歡迎,但易復制、粘性小的產品特性,導致多數用戶“用完即走”,產品活躍時長受到限制。例如最早的產品金山毒霸,等電腦殺完毒,用戶肯定不會多停留一秒鐘;而要是沒有殺毒需求,用戶可能幾天都不會打開軟件一次。

另一方面,2014-2015年這一時間點,移動互聯網處於井噴式增長,獵豹移動的影響力卻依舊更多停留在PC領域。想要在移動領域打開新的突破口,互聯網娛樂是最好的方式之一。

除去遊戲之外,獵豹移動也在短視頻、新聞資訊等領域做過探索。

早在2014年,獵豹移動投資瞭北美音樂類短視頻社區應用“Musical.ly”;2016年8月,獵豹移動收購瞭全球移動新聞聚合服務運營商“News Republic”。

2017年11月,獵豹移動卻將這兩款應用悉數賣給瞭今日頭條,其中前者與抖音合並。直到今天,除瞭遊戲業務之外,獵豹移動在海外互聯網娛樂領域業務僅剩直播。

圖源鈦媒體

無論是短視頻還是新聞資訊,想要在海外市場生存下來,需要深度運營來擊穿不同國傢的文化差異,而這恰恰是獵豹移動的弱勢,並沒有太多相關經驗。

相比之下,獵豹遊戲能夠取得成功,也正是因為弱化瞭運營屬性,而加強瞭產品屬性。這才是靠著工具型應用起傢的獵豹移動最擅長的。

以《滾動的天空》為例,作為休閑類遊戲,其本身並不需要經常組織一些遊戲活動,也不需要去構思太復雜的劇情,隻需要將遊戲體驗打磨到極致即可。相反,如果是《PUBG MOBILE》等重度遊戲,一旦缺少瞭運營,那麼遊戲離“涼涼”也不遠瞭。

遊戲業務目前是獵豹移動的明星業務,但不會是核心業務。

獵豹移動相關負責人告訴刺蝟公社,目前的獵豹移動正從傳統移動互聯網向AI驅動的產業互聯網戰略升級。遊戲正是其傳統移動互聯網中重要的一環,正穩健輸出現金流,支撐AI業務發展。

不得不說,面對互聯網巨頭的夾擊,獵豹移動似乎總能找到“側翼突破”的方式,其遊戲更是深得精髓。

放眼望去,遊戲市場似乎早已是一片紅海。

最近兩年,很多人喜歡用“寒冬”二字來形容如今的遊戲市場,秦舜堯卻不這麼認為:“從我入行的時候,每年都聽到寒冬。人傢該做成還是做成,寒冬還是借口。”

0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