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AAPL.US)最強應用:賺瞭2000億,爽翻10億人,現在卻陷入危機!

投稿來源:金錯刀

現如今,沒和壟斷法大戰過三百回合,都算不上真正的巨頭瞭。

這次又輪到蘋果,狀告它的是iPhone用戶。

上個月美國最高法院以5-4的結果,判決蘋果公司在一項關於其App Store的反壟斷案件中敗訴。第二天,蘋果跟隨大盤跌勢,股價跌瞭近6%,市值蒸發逾500億美元!

事情導火索是蘋果的抽成機制。一直以來,App Store采用瞭和開發者三七分成的方式。

但是有iPhone用戶就認為,App Store針對開發者收取的30%手續費被轉嫁到瞭消費者身上,而這就是壟斷造成的。

蘋果辯解稱,抽成問題的直接關聯方是應用開發者,隻有他們才有資格發起這樣的訴訟。

說什麼來什麼。昨天,一批iOS開發者對蘋果發起集體訴訟,稱它“故意利用其壟斷地位”向想要制作應用的開發者收取“扼殺利潤”的費用。

曾經令開發者賺得盆滿缽滿,令用戶發現新世界的App Store,沒想到也有被人人喊打的一天。

01

10年前的App Store:開發者的搖錢樹,用戶的新樂園

2008年7月10號,蘋果推出瞭App Store。

當時的App Store中隻有500款App,而且交互邏輯頗為簡陋。但在十年後,App Store應用數量飆升到瞭超過200萬款,總體活躍人數超過10億人。

爆發的原因很簡單:App Store的出現,瞬間擊中瞭開發者和用戶的痛點。

對於開發者,如果能做好一個應用,從此一夜暴富不是夢。一時間,到App Store創業,成瞭程序員的最大風口。

要知道在以前,軟件行業都是由幾傢大公司主導,比如微軟、甲骨文等。別說是個人開發者,就算是大型工作室也很難掀起什麼波瀾。

但蘋果不同,它歡迎所有開發者。隻有你有創意,能做出高質量的應用,蘋果的數億用戶也可以是你的用戶。

蘋果能做到這步,其實不容易。蘋果一直奉行封閉的政策,自成一派,唯獨App Store是個特例。開放的結果,可能百花齊放,也可能劣幣驅逐良幣,蘋果得把握好度,層層把關,費心得很。

托蘋果的福,無數開發者走上瞭財富自由的道路。

2009年,椰島遊戲CEO鮑嵬偉制作瞭手遊《iDragPaper》(愛卷紙),下載量破千萬。而他當時的想法隻是“開發個小遊戲放在App Store,賺三五十萬就行”。

2010年,《會說話的湯姆貓》發佈,一舉成為當年全球下載次數最多的應用。如今,它的下載次數已經超過80億次!

還有把iPhone變啤酒的應用iBeer,讓街上處處可見拿著iPhone對吹的沙雕。

除此之外,還有《憤怒的小鳥》《水果忍者》《塗鴉跳躍》…..一個小創意,足以改變人生。

截止2018年6月,開發者通過App Store已經獲得瞭超過1000億美元的收入。值得一提的是,騰訊是在App Store上賺得最多的公司。

對於用戶而言,App Store更是為他們打開瞭新世界的大門。

首先,它解決瞭裝軟件的麻煩。第一代iPhone無法安裝第三方軟件,開發者隻能通過瀏覽器實現有限的功能擴展,逼得部分人“越獄”,很是麻煩。

其次,它解決瞭找軟件的麻煩。App Store簡化瞭iPhone用戶找到目標軟件的過程,一找一準。

最後,它解決瞭下軟件的顧慮。得益於蘋果的嚴格審核,用戶可以在App Store上放心下載,不用擔心病毒和安全問題。相比之下,安卓就一點不讓人省心。比如一個輸入法,一個視頻App,還非得要地理位置、通訊錄、照片等等授權,不給就不讓用,處處讓你不痛快。

照理說,開發者和用戶對App Store不說感恩戴德,也該心滿意足瞭。

但在商業世界裡,哪有什麼知足常樂。

02

開發者的控訴:蘋果既當裁判員又當運動員!

開發者對蘋果的感情很復雜。

一方面,在流量日益昂貴的今天,App Store這樣穩定、優質的流量聚集地,他們絕對是不能放棄的。哪怕在全球下載量的對比中,Google Play和App Store的比例已經到瞭七比三的地步。

因為根據調查,相比安卓用戶,iPhone用戶的粘性更高、付費意願也更強。畢竟iPhone用戶換安卓,代價有點大。

另一方面,蘋果的兩個做法,快把開發者們都逼成瞭怨婦。

1、雁過拔毛的“蘋果稅”

眾所周知,在應用的銷售上,蘋果堅持和開發者三七開。

更不合理的是,“蘋果稅”不僅針對付費應用,凡涉及到交付,錢都得三七分。

最典型的就是微信。微信是免費應用,但當你打賞給公眾號文章作者,打賞的錢有三成就得給蘋果。當時微信和蘋果交涉半天也說不動它,索性關閉瞭iOS的打賞。能讓微信吃癟,“蘋果稅”的威力可見一斑。

而像Kindle、網飛,則早早就關閉瞭iOS版的付費功能,用戶購買服務要在網頁端或者安卓應用上完成。

但話說回來,哪個平臺沒抽成?Google Play和Steam也抽30%啊。蘋果還為你做瞭分發、審核、技術支持等等工作,賺你30%都是辛苦錢。

所以App Store的壟斷嫌疑,重點不在於抽成機制,而在於它是iOS生態裡的“獨傢”。因為“獨傢”,才敢霸道。

開發者控訴稱,“蘋果在App Store的所有銷售額中抽成30%,收取99美元的年費,並規定應用定價。蘋果公司公然濫用其市場力量,損害瞭開發者的利益。如果是在競爭激烈的情況下,這種情況根本就不會發生。”

2、既當裁判員又當運動員

如果蘋果安心做個硬件公司,開發者還不至於為瞭一個“蘋果稅”和它鬧掰。

可是蘋果偏偏不安分,這幾年更是擺明瞭要做內容和服務。早在2017年,庫克就定下目標:服務業務要在2020年達成500億美元的營收目標。

於是蘋果自己的應用和服務隨之而來。問題也來瞭:蘋果在自己的生態裡,會和他人公平競爭嗎?

世界最大的流媒體音樂服務商Spotify明顯是不信的。

今年3月13日,Spotify向歐盟委員會提交瞭針對蘋果公司的反壟斷訟訴,指控後者在APP Store對Spotify抽成高達30%。關鍵是,蘋果對其旗下的Apple Music卻沒有抽成。

按Spotify的意思,在繳納瞭30%的抽成給App Store後,它的競爭力便會弱於Apple Music。另外,Spotify還不能直接和付費用戶在iOS版本的APP上溝通,但Apple Music卻能做到。此消彼長,Spotify表示很受傷。

覺得不公平的,不止是Spotify。

在Spotify提起訴訟後一周,網絡安全公司卡巴斯基實驗室,向俄羅斯聯邦反壟斷局提出瞭針對蘋果的反壟斷訴訟。

起因是去年卡巴斯基的一款應用Safe Kids,被蘋果以違反App Store規則為理由下架。Safe Kids能幫助傢長監控孩子在iOS設備上做什麼。這個功能,和蘋果自傢的應用Screen Time有所重合。

卡巴斯基認為,蘋果推出Screen Time不久後,就對Safe Kids進行瞭打擊,這絕不是一個巧合。

可以看出,在開發者和蘋果的對壘中,後者由於掌控瞭App Store的規則制定權,也就相當於掌握瞭開發者的命門,雙方的地位從一開始就不對等。

說App Store壟斷,並非全無道理。

03

蘋果用戶的委屈:憑什麼我買個啥,都得多花錢?

相比開發者,iPhone用戶的怨氣就少瞭許多。

App Store被起訴後,蘋果獲得瞭不少用戶的力挺。甚至有人評論:如果不壟斷我還不用瞭;買蘋果就是買iOS。

當然,也有許多人暗暗不爽,然後有一天把這種不爽擺到明面上,比如開頭提到的狀告App Store壟斷的那幾名iPhone用戶。

他們的觀點是,蘋果公司利用App Store的壟斷地位,迫使他們購買應用時支付過高費用。因為蘋果讓開發者沒得選,隻能交30%的收入給App Store,而這筆支出最終隻會是用戶買單。

在這點上,國內外的iPhone用戶都感同身受,倍感委屈:為什麼我在iPhone上買啥都比安卓的貴…

蘋果辯解道,應用的價格是由開發者自己定的。言下之意是,你們在應用上多花瞭錢,該去找開發者啊。

問題是,開發者的應用如果在App Store的定價與安卓那邊持平,那還賺不賺錢瞭?

所以繞瞭一圈,誰都有理,那就隻能讓最弱勢的用戶多掏錢瞭。

至於多掏這份錢,是為瞭更好的服務,還是純粹在花冤枉錢,就看個人想法瞭。如果是個果粉,刀哥建議多想想前者,不然又愛又恨多糾結。

但說實話,究竟有沒更好的服務,值得打個問號。App Store的頑疾,一直就沒見蘋果下狠手整治,比如刷榜,比如山寨和色情信息。而對於App Store的下載和更新,蘋果也似乎不怎麼上心,體驗糟糕。

沒有競爭就沒有向上的動力,沒有哪傢企業是天生的完美主義者。

結語

關於App Store是否壟斷,還沒定論。

可以肯定的是,一旦坐實,蘋果的損失很大。雖然App Store在蘋果的營收中占比不大,但它的大部分營收,是能夠直接轉化成利潤的。

而且,蘋果的iOS,以及它心心念念的服務業務,也都少不瞭App Store的支持。牽一發而動全身。

但真要坐實,也沒那麼容易。被用戶告,蘋果可以拿錢和解,而開發者,也大都指望著App Store這個流量池,沒有多少人真想搞死它。

就算局勢變得對蘋果不利,比較有可能的結果還是:退一步,海闊天空。

話說回來,真要搞死App Store,放開應用商店,幾億iPhone用戶會答應嗎?

0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