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進軍中國市場!Paypal(PYPL.US)能否順風順水?

本文來自 “億歐網”,作者高彩虹。

2019年9月30日,據國付寶官網微信消息,中國人民銀行批準國付寶股權變更申請,PayPal(PYPL.US)通過旗下美銀寶信息技術(上海)有限公司收購國付寶70%的股權,成為國付寶實際控制人並進入中國支付服務市場。

夙願達成,但面對國內近乎穩固的支付市場格局,後來者PayPal能否撼動支付寶、微信兩座大山,為自己爭得一席之地呢?

政策助力,夙願達成:金融服務市場對外開放

PayPal在中國開疆掠土的渴望可昭日月,盡管由於政策原因多次碰壁,卻從未放棄進軍計劃。

2011年底,PayPal向中國人民銀行遞交瞭支付牌照申請。而當時,對於外資背景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央行在牌照的發放上意見並不明朗。

根據《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的要求:未經中國人民銀行批準,任何非金融機構和個人不得從事或變相從事支付業務。

2015年,PayPal從母公司eBay分拆出來並很快再次上市後,當時PayPal亞太區副總裁Rohan表示,“目前PayPal在中國的主業依舊是跨境支付,我們同時也在繼續申請中國本土支付牌照”。

PayPal與中國政府的市場準入許可可以說是一場長期博弈,而近期多個動向都暗示,中國的金融服務市場正在一步步打開。

2019年7月20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辦公室對外宣佈,為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於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的決策部署,按照“宜快不宜慢、宜早不宜遲”的原則,在深入研究評估的基礎上,推出11條金融業對外開放措施,涉及銀行、保險、券商、基金、期貨、信用評級等多個領域。

2019年9月10日,國傢外匯管理局發佈公告稱,為進一步擴大我國金融市場對外開放,經國務院批準,國傢外匯管理局決定取消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和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RQFII)投資額度限制,同時也取消瞭單傢境外機構投資者額度備案和審批以及RQFII試點國傢和地區限制。

2019年9月27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召開第八次會議,研究深化金融體制改革、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等問題,部署下一步重點工作。會議提到,要進一步擴大金融業高水平雙向開放,鼓勵境外金融機構和資金進入境內金融市場,提升我國金融體系的活力和競爭力。

近期,銀行、保險、證券等領域,外資搶灘國內市場的趨勢都愈加明顯,而此次批準第三方支付商業模式的首創者PayPal入局中國支付服務市場,既表明中國政府開放支付服務市場的堅定決心,也是以此為契機進一步擴大金融服務市場對外開放。

借殼“海航系”棄子國付寶

PayPal此次進軍中國“借殼”的國付寶是中國第二批獲得牌照的支付公司,於2011年12月便正式獲得央行頒發的互聯網絡支付、移動電話支付業務許可。2015年獲基金支付業務許可,2016年獲跨境人民幣支付業務許可,2016年獲預付費卡發行與受理業務許可(海南省、陜西省、雲南省、湖南省、北京市)。

早期的國付寶發展勢頭迅猛,然而近兩年,國付寶不僅遭巨額罰款,還有消息傳出,自2018年起,國付寶一直在持續尋找收購方。

2018年8月,人行營業管理部公佈兩項行政處罰規定,因違反清算管理規定、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相關規定,國付寶、聯動優勢均被給予警告。其中,國付寶被沒收違法所得人民幣2217.6萬元,並處罰款人民幣2428.6萬元,合計罰沒人民幣4646.2萬元。

第三方支付公司有支付牌照,估值很高,那為什麼不少第三方支付都走上瞭灰色地帶發展之路呢?一方面,經過幾年的拼殺,國內第三方支付市場已經逐漸被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占領,第三方支付平臺面臨的競爭壓力越來越大;另一方面,支付屬於微利行業,盈利空間小,相比監管處罰,第三方支付的違法成本較低,獲利較高。

據悉,海航系共擁有4塊第三方支付牌照,除國付寶外,其他三塊分別為:易生支付、卡友支付和新生支付。在支付機構監管趨嚴的環境下,不止一張支付牌照,且國付寶遭巨額罰款盈利困難,成“棄子”也就不顯得稀奇。

由此可見,此次PayPal收購國付寶70%的股權,正合雙方之意。

支付市場競爭加劇

早在2013年,PayPal就與中國銀聯、北京郵政達成合作,在2017年7月與百度宣佈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同時,PayPal還與阿裡巴巴公司就跨境電商的支付開展合作。未獲得支付牌照之前,PayPal在中國支付市場佈局的腳步也未曾停歇,這無疑要歸功於中國支付市場巨大紅利的吸引。

相關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移動支付滲透率高達71%,而美國移動支付比例50%,英國48%,德國49%,法國40%,日本作為移動支付的起源國,手機支付比例也僅為30%。

據Frost & Sullivan預測,2023年的中國移動支付市場規模將達到96.7萬億美元,接近2017年數據的3倍,月活用戶量(MAU)將達到9.56億,接近2017年數據的2倍。

然而另人垂涎欲滴的支付市場似乎格局已初定。

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財付通和支付寶的用戶滲透率分別為86.4%和70.9%,兩巨頭均擁有龐大的用戶群體,共同滲透率已達到93.3%,較2017年增加瞭4.2個百分點,且非常接近於移動支付的整體用戶滲透率(94.7%)。

億歐金融認為,在支付寶與微信已占據絕大用戶之時,PayPal此次入局時機過晚。

從用戶粘度角度來講,支付寶與微信已經與用戶建立瞭非常高的熟悉度,而PayPal初入國門,在頁面設置、操作方式等方面不符合中國用戶的習慣。絕大部分用戶在沒有收益誘惑的前提下,不會輕易更換新的支付產品。

而從PayPal產品角度分析,據PayPal中國官網顯示,購物無需任何手續費,但使用 PayPal收款時將會被收取小筆費用。中國的第三方支付企業一直以來大打便宜甚至免費牌,國內5‰左右的費率,遠遠低於國際上1.5—2%的收費水平。

PayPal在此之前必然已對中國市場做瞭類似分析,那它為何仍舊如此執著呢?

正如美銀寶高管公開表示的,他們並不擔憂中國的市場過於擁擠。

最新的數據表明,2018年中國跨境電商交易總額達到7.6萬億人民幣,較2017年增長20.6%,遠超傳統國際貿易的增速。中國市場貢獻瞭PayPal跨境支付業務的五分之一,而跨境支付占其業務總量的21%。

億歐金融分析,隨著金融服務市場對外開放以及“一帶一路”倡議深入實施,中國的跨境支付市場必將成為下一個藍海。而PayPal此前的國際化戰略為其積累瞭豐富跨境支付經驗,因此PayPal或將集中資源大力發展跨境支付,避免與支付寶、微信正面交鋒。

0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