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個多月暴跌3500億 美股最大IPO竟然也爆雷瞭

  科技類IPO企業遭遇“滑鐵盧”。

  昨日美股盤中,美國滴滴“優步”(uber)股價一路下探,跌破9月27日創下的30.29美元的低點,創下歷史新低。當天早些時候,該股觸及28.65美元的盤中歷史低點,截至收盤,共下跌4.3%,報29.15美元。市值報收496億美元,較最高點滑落約40%。

  同是自動駕駛領域曾經的“獨角獸”,相較uber,規模較小的國外的網約車平臺來福車(Lyft)股價也大幅下跌,收盤時下跌3.1%,至39.57美元,9月30日該股曾跌至40.84美元的低點。昨日一度跌至38.68美元,觸及新的盤中低點。

  Uber和Lyft股價均創收盤歷史新低

  昨日美股盤中,優步(uber)股價一度觸及28.65美元的盤中歷史低點,截至美股收盤,共計跌幅4.3%,報29.15美元。

  網約車平臺來福車(Lyft)股價也大幅下挫,盤中一度下探38.68美元歷史低點,收盤時下跌3.1%,至39.57美元,市值116億元,縮水超五成。

  2019年是科技獨角獸赴美上市的“大年“,兩傢網約車平臺的頭部“競品”公司都於今年登錄美股。優步於今年5月10日以45美元的發行價登錄紐交所,而來福車於今年3月28日登錄於72美元的發行價登錄納斯達克,當時市值達到243億美元。

  值得關註的是,兩傢公司都在上市兩個交易日內破發,且市值一路下探,縮水嚴重。

  被看作是在2017年科技新貴公司Snap上市以來最大美國科技公司IPO,來福車於今年3月29日上市,開盤價瘋狂飆升到87.24美元,較IPO發行價72美元漲21%。接下來一路繼續走高,最高點到達88.6美金,最高點較發行價上漲23%。不過公開交易後,其價格開始下跌,交易第一日最終收漲8.74%。上市第二個交易日,Lyft開盤後大幅下跌,最終收盤價格僅僅為69美金。計算下來,比上市第一個交易日最高點88.6美金一股下跌近22%,市值也隨之縮水超過五分之一。

  而優步上市估值為740 億美元,股權充分稀釋(包括股票期權等)後的價值為824 億美元。據瞭解,優步在今年的IPO曾創下“兩大之最”:

  1. 融資規模81 億美元,是繼2014 年阿裡巴巴以來美股最大規模IPO;

  2. 上市估值824 億美元,成為自2007 年Facebook 以來市值規模最大IPO。

  上市當日,即使該發行價已定在招股區間底部,優步卻依然沒逃過破發,開盤報42 美元,較發行價下跌約6.7%,收盤於41.57 美元,較發行價暴跌7.62%,市值縮水至不到700 億美元,遭遇”開門黑“。今年6月28日,該公司股價盤中一度觸及歷史最高點47.08美元,收盤稍有回落報46.38美元,按照其最高市值800億來對標,截至今日優步市值僅剩496億美元,縮水近40%。

  艱難盈利之路:二季度均現巨額凈虧損

  今年8月9日,優步公佈瞭二季度財報。根據財報顯示,Uber第二季度營收31.66億美元,同比增長14%;歸屬公司凈虧52.36億美元,上年同期凈虧損為8.78億美元。而從創立至今,Uber的運營虧損總額已超過100億美元。高額的凈虧損使得財報發佈當天股價重挫9%。

  營收方面,按照業務劃分,Uber第二季網約車營收為23.48億美元,較上年同期的22.91億美元增長2%;Uber Eats營收為5.95億美元,較上年同期的3.46億美元增長72%;機動車解決方案營收為300萬美元,較上年同期的3400萬美元下滑91%;其他營收為2500萬美元,較上年同期的2600萬美元下滑4%。

  Uber指出,第二季度凈虧損幅度之所以同比擴大,主要是財報中計入39億美元與公司首次公開募股相關的股權獎勵支出。

  同樣的,Lyft季報披露其二季度也出現大幅虧損。根據財報顯示,Lyft第二季度營收8.673億美元,上年同期為5.049億美元,同比增長72%。營收雖增長,但仍抵不過成本的高速擴張,其第二季度凈虧為6.44億美元,較上年同期增260%,

  季報顯示,Lyft第二季總成本與支出15.40億美元,較上年同期6.99億美元增長120%。其中,營收成本6.3億美元,上年同期為2.93億美元;運營與支持支出1.52億美元,上年同期6740萬美元;研發支出3.10億美元,上年同期6440萬美元;Lyft第二季度運營虧損為6.729億美元,上年同期運營虧損為1.787億美元。Lyft第二季度的運營利潤率為-78%。

  Lyft指出,二季度凈虧損中包括2.966億美元股權獎勵支出和相關工資稅支出,這與進行首次公開募股相關;以及1.411億美元與監管機構要求相關的保險負債變化。

  高估值初創公司受投資人質疑

  科技類初創企業似已進入資本寒冬,上述兩傢公司遇到的問題隻是今年科技類公司在首次公開募股時苦苦掙紮的兩個例子。由於變現能力持續不達預期,投資者對上市公司的仔細審查已經達到瞭一個臨界點。

  根據報道,Uber公司開始希望通過裁員來減少成本。Uber在向加州就業發展部(Employment Development Department,EDD)提交的正式文件中披露,Uber計劃在加州灣區裁員300人, 其中包括舊金山的238名員工和帕洛阿圖(Palo Alto)的62名員工。而就在上月,Uber宣佈計劃在舊金山辦公室裁員88人。據悉,Uber已通知加州政府,計劃在2019年期間在灣區裁撤388個崗位。

  除瞭上述兩傢,新銳科技類公司的“後起之秀”似乎日子也不好過。在過去幾個月,先有共享空間巨頭Wework公司一再推遲IPO,甚至,由於潛在投資者不願接受這一估值和公司的治理,公司聯合創始人亞當·諾依曼(Adam Neumann)在上周辭去瞭首席執行官的職務。這傢備受矚目的科技初創企業在今年年初的估值曾達到470億美元,但是因為公開市場投資人的情緒不高,當這傢公司曾準備以低至150億美元的估值進行首次公開募股。公司最大股東軟銀也對此IPO意興闌珊。

  後有谷歌旗下無人駕駛公司Waymo於9月28日被摩根士丹利從估值從1750億美元降至1050億美元左右,人民幣相當於減少瞭近5000億元,下調幅度接近腰斬,達到40%。

  Waymo作為首傢公開路測、首傢無人狀態上路和首傢商業試運營的公司,其在無人駕駛領域一直是佼佼者,盡管技術已經運用上路,但是距離變現仍遙遙無期,市場方面估計,Waymo每年的支出至少達到10億美元。或受於變現壓力,年初3月,市場就傳聞Waymo正在尋求外部公司的投資,融資目標包括大眾等汽車制造商。

0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