紮克伯格:我有一計,可破“抖音”!Facebook(FB.US)內部會議音頻遭曝光

本文來源theVerge,經新智元(ID:AI_era)整理,編輯大明。

進入2019年7月,Facebook應該終於可以松口氣瞭。

在基本敲定協議條款之後,Facebook接受瞭聯邦貿易委員會開出的50億美元的罰單,而且與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達成和解,後者指控Facebook在關於用戶數據處理不當的風險上誤導投資者。Facebook在7月24日公佈的季報表現出色,超出瞭投資者預期,股價應聲上漲。

但是在公司內部,圍繞著這些事件的憂慮情緒仍然令人擔憂。

以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Warren)為首的幾位2020年美國總統候選人呼籲對Facebook進行拆分。Facebook創建的加密貨幣Libra也遭到瞭世界各地監管機構的強烈抵制,各國擔心它會破壞全球金融體系的穩定。

Facebook員工對紮克伯格本人也存有疑問:為什麼他拒絕瞭出席歐洲多國政府要求其參加聽證會的要求?一些員工們擔心Facebook在同行企業中的聲譽越來越低。

這些問題是在今年7月Facebook與員工舉行的兩次公開會議上提出的。The Verge獲得瞭兩個小時的會議音頻,其中包括紮克伯格與Facebook員工之間的的問答。在問答中,紮克伯格以更坦率的語言和員工進行交流,內容涉及Facebook的競爭對手、批評人士和美國政府等。

完整版會議發言記錄:
https://www.theverge.com/2019/10/1/20892354/mark-zuckerberg-full-transcript-leaked-facebook-meetings

如果未來Facebook可能被拆分,隻有走上拳臺去戰鬥

關於Facebook可能被拆分的問題

“現在像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這樣的人,認為正確做法是將公司拆分……如果她當選總統,那麼我們肯定將面臨法律上的挑戰,我敢肯定我們將贏得這場挑戰。這會讓我們很不爽嗎?肯定的,我不想對我們本國的政府提起大規模訴訟……但最後,如果有人對已經存在的東西構成威脅,那我們就必須走上拳臺去戰鬥。”

大型科技公司如何能“解決這個問題”

“僅僅靠解散這些公司,無論是解散Facebook,還是Google、Amazon,實際上都不能解決問題。而且,並不是說解散這些公司就能降低幹預選舉的可能,而是更容易被幹預,因為現在這些公司無法協調和合作。”

為什麼Twitter解決不瞭這個問題

“這就是Twitter做的不如我們的原因。我的意思是,他們實際上也面臨著相同的問題。但是他們投不起這麼多錢。我們在安全方面的投資他們的全部收入還多。”

我不會把世界各國政府的聽證會都出席一遍

在整個問答環節中,紮克伯格都很熱情。他反復開玩笑說,如果他沒有為公司的完全控制權進行談判,那麼幾年來他會被解雇不知道多少次瞭。他還解釋瞭為什麼他一再拒絕在世界各國政府面前作證,並談到瞭Facebook開發的加密貨幣Libra的尷尬處境。

為何拒絕出席其他國傢政府的聽證會

“我不會把世界各地的每場聽證會都參加一遍。很多人都想讓我這樣做。去年,在有關Cambridge Analytica的問題出現時,我在美國參加瞭聽證會,在歐盟參加瞭聽證會。讓我把每個國傢的聽證會都參加一遍,對我來說真的沒有任何意義。”

關於加密貨幣Libra的艱難處境

“我認為公共事件往往更具戲劇性。但是其實這件事的很大一部分涉及和世界各地的監管機構的私下接觸,我認為,這些活動通常更加實際,沒那麼多戲劇性。這些私人接觸並不是為獲得報道,但會討論很多實質性事務和細節。”

關於對內容審核員的維護

“我認為這件事上有些報道過分誇張瞭。通過深入研究並瞭解正在發生的事情,並不是大多數人整天都在看著可怕的東西。但是,人們確實必須面對一些壞的事情,確保人們能夠獲得適當的咨詢和休息,以及所需的精神健康的支持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如何與字節跳動的“抖音”競爭:先去他們沒去過的地方試水

在這次對話中,紮克伯格提出瞭一項計劃,目的是阻止其最新競爭對手“字節跳動”的視頻應用“抖音”在全球范圍內的發展。該公司推出瞭一個與之類似的產品,名為Lasso,並在抖音尚未進入的墨西哥搶先推出,並打算推廣到其他地方之前對其進行完善。

關於與“抖音”競爭的問題

“我們正在開發一款名為Lasso的產品,這是一款正在開發中的獨立應用程序,我們打算先進入墨西哥等國傢/地區,看看能不能在TikTok沒有成氣候的國傢打開局面,再去TikTok強勢的市場和他們競爭。”

會議期間討論的許多問題都很嚴肅,而紮克伯格也試圖緩解緊張情緒。期間有人問Facebook是否會使用其腦機接口技術進行廣告定位時,紮克伯格表示對使用侵入性手術技術建立腦機接口的挑戰感到困惑。

“一個Libra都這麼難瞭,”紮克伯格打趣道。你能想象出新聞標題吧:“Facebook想進行腦部手術。”

“我可不想為這事再參加一次國會聽證會。”他說。

0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