紮克伯格:如果我不完全控制臉書(FB.US) 我可能早就被解雇瞭

本文來自 “美股指數網編輯。

據報道,社交網絡巨頭Facebook(FB.US)的首席執行官馬克-紮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說,如果他不是自己的老板,他可能早就被Facebook解雇瞭。

“所以在建立這傢公司的過程中,我一直很慶幸的一件事是我對公司擁有一定的投票權,這是我很早就關註的事情。這一點很重要,因為如果沒有這一點,我有好幾次都可能被解雇瞭。這是肯定的。”這位35歲的億萬富翁在周二由媒體公佈的Facebook內部會議泄密錄音中說。

紮克伯格還表示,如果他沒有如此強大的權力,Facebook可能不會成為今天的龐然大物。

“我認為很多人擔心我們的公司太強大,而且擔心我擁有公司的太多投票權。”紮克伯格說。

但是,他說,“權力集中在一個人身上”是“非常有用的”。

拒絕雅虎收購

為瞭說明他的觀點,紮克伯格談到瞭他做出的兩個不受歡迎的決定,但這些決定對公司有利。

首先,在2006年,雅虎(YHOO.US)想收購Facebook。紮克伯格拒絕瞭,盡管公司裡幾乎所有人都想套現。

“雅虎提出瞭這個10億美元的大報價,眼看就要實現每個人的財富夢想瞭。我卻說,‘我真的不認為我們應該這麼做’。每個人都驚訝地說‘什麼?!’”

紮克伯格說:“當時,我們有1000萬人在使用Facebook,Myspace有1億人,而且它的增長速度比我們更快。如果你相信所有關於網絡效應的觀點,那麼我們就沒有機會去競爭。”(據著名風險投資公司安德森-霍洛維茨(Andreessen Horowitz)稱,“網絡效應”指一個平臺或產品隨著規模的擴大而變得更好、對用戶和公司而言變得更有價值。)

“2006年,當雅虎想收購我們的公司時,如果我沒有控制權,我可能早就被解雇瞭,我們可能也賣掉瞭公司。如果我沒有控制權,我們甚至都不會在這裡瞭。”紮克伯格說。

改變算法

紮克伯格還指出,Facebook在2018年做出瞭一些舉措,包括改變瞭決定哪些內容出現在用戶的新聞動態中的算法。紮克伯格在2018年1月發佈的Facebook帖子稱,這一變化將用戶的朋友和傢人的帖子顯示優先於熱門視頻,以確保用戶擁有“更有意義的社交互動”,並在該平臺上獲得更好的體驗。

紮克伯格表示,如果沒有完全的控制,他可能無法做出這個決定,因為他預測這將減少人們在Facebook上花費的時間,並導致用戶“參與度”減少。

“我們做瞭一系列的改變,包括導致一天減少5000萬小時熱門視頻觀看量的改變。”紮克伯格說,“由於這一點以及其他一些原因,我們公佈季度財報時,股價大跌,我們一天之內損失瞭超1000億美元的市值。這是在我們國傢乃至全世界歷史上任何一傢公司的市值出現的最大單日跌幅。”

“所以說控制權很重要。再說一遍,如果我沒有控制公司,我還能做到這些嗎?我不知道。也許我早就被解雇瞭。但是,從長遠來看,做正確的事情真的是有利可圖的。”紮克伯格說。(Facebook的股價周三收於174.60美元,比2018年1月宣佈算法改變的當天股價低13.17美元,比2018年7月該公司市值損失超過1000億美元當天的收盤價低1.66美元。)

絕對權力是否危險?

然而,Facebook的另一位聯合創始人稱紮克伯格的絕對權力是危險的。

“(紮克伯格的)人性會讓他不受約束的權力變成一個問題。”Facebook聯合創始人克裡斯-休斯(Chris Hughes)在5月份為《紐約時報》撰寫的一篇專欄文章中寫道,“紮克伯格的影響力令人震驚,遠遠超過私營部門或政府中的任何其他人。他控制著三個核心通訊平臺——Facebook、Instagram和WhatsApp——這些平臺每天都有數十億人在使用。Facebook的董事會更像是一個咨詢委員會,而不是監管者,因為紮克伯格控制著大約60%的投票權。”

Facebook擁有Instagram和WhatsApp,由於紮克伯格擁有大多數投票權,因此他決定瞭Facebook的運營方式。而這反過來又影響到全球數十億人。超過27億人每月至少使用Facebook的一個產品——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或Messenger。(Cambridge Analytica劍橋分析公司的數據醜聞影響瞭數千萬Facebook用戶。)

休斯寫道:“隻有紮克伯格可以決定如何配置Facebook的算法,以確定人們在他們的新聞動態中看到什麼,確定他們可以使用什麼隱私設置,甚至可以傳遞哪些消息。他制定瞭如何區分暴力和煽動性言論與攻擊性言論的規則,他可以選擇通過收購、封殺或抄襲來碾壓競爭對手。”

“Facebook承認,與成功相伴的是責任。”Facebook負責全球事務和溝通的副總裁尼克-克萊格(Nick Clegg)在一份聲明中寫道,休斯的專欄文章呼籲通過剝離Instagram和WhatsApp來拆分Facebook,“但你無法通過拆分一傢成功的美國公司來要求它承擔責任。”

在泄密錄音中,紮克伯格表示,他將努力保持他的權力,他認為這種權力對於Facebook的發展有利。如果參議員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當選總統並試圖拆分Facebook,紮克伯格預測這將是一場“法律挑戰”,他說這將“對我們不利”。

紮克伯格說:“但是,說到底,如果有人想要威脅你的生存,你就會毫無猶豫地挺身而鬥。”

0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