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GOOG.US)雲最新估值2250億美元 或超甲骨文(ORCL.US)和IBM(IBM.US)

本文來自 “雷鋒網”。

在今天的雲計算世界,強者恒強,3A繼續擴大地盤,小廠商生存艱難,而卡在中間地帶的一批野心勃勃者正在崛起。

作為全球科技巨頭,Google(GOOG.US)實際上擁有著很多雲計算的現有市場和潛在市場,但是,很少有人知道這筆生意的價值。

大多數人隻看到瞭Google Cloud競爭對手的強大,比如亞馬遜AWS和微軟Azure——因為很顯然,這兩駕馬車的存在感更強。

於是,全球雲市場,很多人把Google Cloud降到瞭第三位。

最近,德意志銀行分析師勞埃德·沃爾姆斯利(Lloyd Walmsley)和卡裡·凱斯特(Kari Keirstead)對Google Cloud進行瞭深入研究,並撰寫瞭兩份研究筆記,其中一項關註Google Cloud本身,另一篇涉及母公司Alphabet的估值。

他們發現,大多數雲市場都誤解瞭Google關於雲的業務運營。

報告內容:Google Cloud 價值2250億美元,兩大細分板塊齊“上高速”

報告認為,從2018年到2022年,Google Cloud的收入將以每年55%的速度增長,達到2022年170億美元的收入,屆時將為Google貢獻約7%的稅前收入。

而到2025年,Google Cloud 收入將達到380億美元左右。

通過計算互聯網巨頭的市場份額並進行反向計算,分析師將GCP的收入估值提高瞭15倍,將G Suite的收入估值提高瞭5倍,並且折價後發現:

Google Cloud 的總業務價值約為2250億美元。

這也將為Google Cloud超過其他巨頭奠定基礎——在最近的股市收盤時,IBM市值為1266億美元,SAP最新估值是1377億美元,Salesforce最新估值是1296億美元,Oracle最新估值為1794億美元……

這意味著,此番德意志銀行對Google Cloud的估值將讓Google Cloud估值超越IBM 、SAP和 Salesforce的市值,甚至超過 Oracle。

目前,Google Cloud 業務細分為兩大塊:

1)G Suite,其中包括Gmail和Google Docs;

2)Google Cloud Platform,即GCP,與AWS和Azure競爭的部分。

報告中提到,到2022年,GCP的年復合增長率將達到64%,而G Suite的年復合增長率將僅為13%(雷鋒網註:年復合增長率的目的是描述一個投資回報率)。

報告裡,兩位分析師進一步得出結論,目前市場對Google Cloud業務的估值為零。這就是機會所在。

值得註意的是,盡管德意志銀行給Google Cloud賦予的價值等於Alphabet當前市值的四分之一以上,但雲計算這一領域將在今年拖累Google的盈利。

Google Cloud收入差AWS和Azure 3-7倍,戰略:繼續燒錢

Google Cloud是否有能力縮小與最接近的技術競爭對手之間的差距?

德意志銀行預計,Google Cloud今年的收入將增長76%至47億美元,並在未來3年內分別增長68%、50%和40%。

Google Cloud是公有雲基礎服務(IaaS)和平臺業務(PaaS)第三的參與者,而AWS和Azure的IaaS / PaaS收入在2019年將分別達到340億美元和119億美元。

Google Cloud與這兩傢差距仍然很明顯。

“簡而言之,雖然Google Cloud一直落後於市場,並在歷史上燒錢,但隨著市場信心的增加和Kurian先生的商業牽引力,我們認為它可以增長市場份額。”報告如此說道。

雷鋒網此前報道,甲骨文公司前高管托馬斯·庫裡安(Thomas Kurian)於2018年11月被任命為Google Cloud的負責人 。

2019年3月,甲骨文待瞭24年的雲平臺負責人阿密特·澤弗瑞(Amit Zavery)被托馬斯·庫裡安挖走,成瞭新一任Google Cloud工程副總裁。

從其他各個場合的表態來看,包括推出的“翻盤計劃”,托馬斯·庫裡安所做的似乎表明他們願意嘗試。

“雖然大多數《財富》 500強公司並未真正考慮將Google Cloud作為解決方案,但Kurian自上任之後對Google Cloud所做的更改,使這些公司更有可能看到利用Google服務的好處。”

尤其是投資者,應該參考Google的股價查看Google Cloud業務。

目前,市場對Google Cloud業務的估值非常低,但分析師認為,這種低估值是錯誤的。

其中一個分析師勞埃德·沃爾姆斯利說過,多年來,他們一直對Google Cloud能否與競爭對手AWS和Microsoft Azure縮小差距持懷疑態度,但現在得出結論,Google有望成為專用雲(主要用於分析工作負載),並且在份額方面遙遙領先其他對手1/3。

雷鋒網也註意到,Google 近期宣佈投資30億歐元(約合33億美元),在未來兩年內擴大在歐洲的數據中心,並“為新的數字經濟重新配置勞動力”。

此外,托馬斯·庫裡安會在積極招聘的幫助下,全面改革Google Cloud 的企業銷售和支持工作(歷史上的薄弱環節)。

此前7個月,Google曾表示將在2019年向美國投資130億美元,用於數據中心和新辦公室建設。

Google的收入結構:搜索恒強,Waymo流血,地圖、視頻、雲計算將成新動力

Google Cloud絕不是Google 唯一有價值的業務。

1)Waymo自動駕駛。在過去4個季度中,Google 的39億美元運營虧損中,Waymo自動駕駛部門似乎占瞭很大一部分,盡管Waymo的價值現在是一個非常有猜想的遊戲。

此前,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將Waymo的估值減少瞭700億美元,最新估值1050億美元。

2)Google Maps 。Google 剛剛嘗試貨幣化的Google Maps 可能是另一項有價值的資產,目前要麼虧本,要麼隻是適度獲利。

8月,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預測,地圖的收入明年將增長64%,達到48.6億美元,到2023年,總收入將超過110億美元。

3)YouTube。盡管YouTube(現在是Google在移動搜索之後第二大收入增長驅動力)很有可能實現盈利,但Google經營的這傢公司並沒有考慮到短期的盈利問題。

當下,YouTube的年收入估計超過150億美元。

綜上所述,隨著大型企業的進一步上雲,Google 的大盤子有望加快變現,Google Cloud將成為非常有價值的資產。

當然,無論Google Cloud是否在2022年實現超過170億美元的收入,其IaaS / PaaS市場的持續發展,AI/機器學習、IoT、大數據分析產品以及對開源軟件平臺的支持等領域的技術實力均已展露,對Google Cloud 整體業務必然有利,未來增長強勁也會在意料之中。

而隨著銀行給予的高評價和高估值,Google Cloud 也必然迎來一波市場投資者們的重點“關照”。

0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