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FB.US)真的低估瞭抖音海外版麼?

追蹤報導“墨騰創投”。

眾所周知,中國互聯網社交、流量類的產品出海首選東南亞印度中東等新興市場,出發點自然是看中瞭這些市場新增用戶多、流量便宜、 規則少、增長空間大。而新興市場和成熟市場比,用戶價值、付費意願以及能力和渠道、還有穩定性無疑都是大打折扣。

這一波又一波的產品中,目前似乎隻有抖音海外版Tik Tok做到瞭在美國、日本、法國等成熟市場內站穩腳跟,有瞭和巨頭真正抗衡的能力。

Sensor Tower 數據顯示,TikTok 在全球的下載量達到12億次。其中,在美國,下載量達1.05億次,多次占據美國蘋果應用商店下載量前三;在日本,日本移動互聯網用戶中十個人裡面就有一個人使用 Tik Tok 或者下載Tik Tok;在法國,38%的法國青少年擁有 TikTok 賬號。

今年6月,抖音及海外版 TikTok 在蘋果和安卓應用商店內全球購買額實現1080萬美元,創歷史新高,累計購買額突破1億美元大關。

毫無疑問,TikTok 的爆紅已經顯著分流瞭人們在 Facebook(FB.US) 、Instagram 等社交網站的停留時間。據Génération Numérique 2018年年底所做的一項線上調查顯示,42%以上的法國初二學生都表示自己有 TikTok 賬號。這意味著,在青少年群體中,Tiktok 的地位可能已超過瞭臉書 Facebook 。這個趨勢能否持續現在是未知數,但是目前的狀況和一些廣告主的註意力的轉移無疑讓 Facebook 等社交巨頭深感不安。

很多在發達國傢市場做 marketing 的當地朋友已經開始把 TikTok 作為潛在的營銷渠道重視瞭起來。雖然最近有報道說隻有4%的營銷人員在使用 TikTok,但是我們看的應該是趨勢,而不是當前的絕對值。

比如在今年8月的學生返校季,一直在主流社交媒體上非常活躍的梅西百貨就第一次開始嘗試使用Tik Tok作為推廣。

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Facebook 自然不會把自己打下來的江山拱手讓給張一鳴。這應該是第一次 Facebook 遇到瞭一個不是來自矽谷,自己可能並不容易輕易打壓、模仿甚至威脅收購的對手。

在最新流出的 Facebook 內部會議音頻中,小紮提到瞭在墨西哥市場推出短視頻應用 Lasso ,趕在 Tik Tok 進入墨西哥之前吸引年輕用戶。

比起小紮的決心,在這段音頻裡,更有趣的部分在於他對Tik Tok和Instagram的比較 — “我們可以這樣看待Tik Tok:它是一個沉浸式短視頻和瀏覽工具的結合。因此,它基本類似於我們在Instagram上的“探索”標簽(Explore Tab)。也就是說,抖音不過是個有探索功能的Instagram Stories。”

在這點上,不知道紮克伯格是有意貶低 TikTok 還是確實輕敵瞭。媒體很多評論都說小紮嚴重低估瞭 TikTok – 然而SAP當年不是說過金蝶、而不是 Oracle 、才是他們的最大競爭對手麼?

如果認真追求起來,其實 TikTok 儼然已改變瞭年輕一代的社交分享方式,它代表瞭一種新的社交娛樂形式,用戶精心拍攝自己的生活、模仿最新的潮流短視頻、剪輯全球各地的他人視頻並混音配上自己的音軌進行表演,與 Instagram 上隨隨便便類似於生活日志的 Stories 有很大不同。

最後,說回 Facebook 和 TikTok 的短視頻之戰,墨騰覺得,美國以及拉美市場依然會有一場惡戰。畢竟這裡有美國社交巨頭對市場的高度掌控。Facebook 旗下 WhatsApp 、Facebook Messenger 、 Instagram 三大通訊/社交工具。其中 Facebook 利用 Instagram 的 Stories 功能已經成功打壓瞭Snapchat 。現在小紮帶著新軟件 Lasso 試水美國和墨西哥市場,也初見成效。而 Facebook 本身也在很多地方嘗試短視頻。

但如果紮克伯格隻是將 TikTok 看作一個帶有“探索”算法的視頻應用,那麼 Facebook 很容易因為輕敵讓 TikTok 占據短視頻市場。畢竟,就現在來看,TikTok 的競爭對手並不能那麼容易地直接復制 — Snapchat 堅持短暫性,使其無法與混音兼容,而 YouTube 不夠靈活,無法重塑自身。

0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