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OM(ZM.US)“無法訪問”,國內視頻會議SaaS迎來春天?

追蹤報導“牛透社”,作者崔強。

2010年1月13日,Google(GOOG.US)退出中國時的情形依然歷歷在目,在Google宣佈退出中國後的第二天,百會CRM召開瞭一陣聲勢浩大的發佈會“Google 走瞭,還有百會”。百會的借勢傳播,因為其品牌太小,隻在業內小有波瀾,並沒有帶來特別大的影響力。

2019年9月9日,美國最大的視頻SaaS服務商Zoom(ZM.US)無法訪問,消息一出國內各大視頻會議供應商不再淡定。隨著 Zoom 的退出,國內的視頻會議 SaaS 服務商也將迎來增長利好。 但值得關註的是,幾傢有視頻會議產品和概念的上市企業股票並未走強,而是連續下跌。

在這裡將不對 Zoom 的前世今生進行解讀,因為華人創業者袁征創業立的 Zoom 早已是國內外 SaaS 圈的明星企業,成立於2011年的 Zoom 於2019年4月上市成功。

中國部分的關停並不會對 Zoom 業務產生致命的影響,因為其業務分佈在全球180個國傢和地區,美國的收入占其82%以上。國外雲計算運營商在境內進行電信運營活動需要持有經營許可證,這也是 Zoom 無法訪問的主要原因。

Zoom 的退出必然會給國內視頻會議類 SaaS 廠商留下巨大的市場空間。

1. 國內這些年視頻會議系統,從高到低都有解決方案,但是市場滲透率卻極低。有調研顯示,市場滲透率在2%-4%之間,且集中在政府和中大型企業市場,中小企業市場沒有得到很好的覆蓋。未來,中小企業也將成為各傢 SaaS 視頻會議廠商的重要市場;

2. Zoom 極簡的應用體驗已經影響瞭一部分中國的企業用戶,隨著 Zoom 在國內停止運營,中國的企業客戶勢必去尋找替代者,用戶將很難回到使用復雜產品的狀態;

3. 中國將出現一批對標 Zoom 的 SaaS 服務商,無論是老牌的視頻會議 SaaS 廠商,還是新創業的 SaaS 廠商;

4. 雲原生的 SaaS 廠商將獲得後發優勢,沒有原先技術包袱的狀態下,會不會快速崛起?

5. 高端市場付費力強,但是延展性差;中小企業市場付費意願差,但是空間夠大,如何抉擇將成為難題;

6. 如何快速打造出產品的網絡效應,將是眾多視頻會議 SaaS 亟待解決的問題,有則扶搖直上,無則回歸傳統;

7. 視頻會議 SaaS 產品必然打破價格高、產品復雜和維護運營成本高的困局。

先行者

目前活躍在國內市場的幾傢視頻會議廠商:獨立上市的會暢通訊、被齊心集團收購的好視通、被263集團收購的展視互動(現在的263會議)、全時、隨銳科技、後起之秀小魚易連、微吼、獲得場景視頻(原 CC 視頻)、目睹直播以及上周剛剛宣佈融資成功的藍貓微會。如果加上釘釘的未來辦公室解決方案,思科(CSCO.US)、寶麗通、華為,視頻會議市場從高到低已經擁擠不堪。

2015年1月23日,263通過全資子公司263通訊100%收購展視互動,在此之前,263在2013年9月和2014年12月分兩次認購瞭展視互動的30%的股權,也為2015年的收購打下基礎。

收購前,展視互動已經擁有1000多傢大中型企業及知名教育培訓機構客戶,占據中國互動直播市場領先地位,成為 IBM、華為、聯想、京東、阿裡巴巴、摩根匯通、新東方、尚德、廣汽本田、交通銀行、南方電網、天獅集團等眾多知名企事業單位的首選合作夥伴。

展視互動當年以大型會議直播切入市場,在沒有市場經費的情況下,他們和各大頭部媒體合作,互換資源幫媒體做大型峰會的直播,短時間打開瞭品牌的知名度。他們充分利用瞭視頻直播延時的特性,把即時直播改為瞭延時直播,解決瞭視頻直播的卡頓和延時問題。

2016年3月24日,齊心集團宣佈5.6億收購好視通100%股權。2016年和2017年,好視通在國內網絡會議市場的比重分別為13.1%和13.9%。

除原有的雲計算雲視頻業務外,齊心好視通開始深耕智慧黨建、智慧教育等應用場景,開發智能硬件新產品,推出新一代一體化雲會議終端——MeetingPlus。在 Zoom 被封停之後,好視通總裁侯剛在崔牛會社群一個小時送出瞭100臺 MeetingPlus。

2017年,會暢通訊成功登陸深圳證券交易所創業板,從而開啟國內雲視頻會議領域企業成功上市的先河,股票代碼:300578 。會暢通訊成立於2006年,擅長頭部企業的經營,據稱70%的全球500強企業是會暢的長期客戶。

加上三板的上市企業隨銳科技,該公司主要定位於為國內外政企市場提供高品質的視頻通訊雲產品。 2019年7月剛剛完成一輪定增,募集3.65億元人民幣,主要用於現金流補充。

這幾傢廠商,上市的上市,收購的收購,他們借力上市公司的資源,開啟瞭一段新的征程。2017年,當時行業有點格局初定的意味。

挑戰者

視頻會議有技術門檻:視頻編碼、高清圖像、抗丟包技術、回音消除、靜音檢測等等等等。國內大多創業團隊都出自思科(WebEX)、Polycom 和 YY 團隊,這幾傢企業有點像視頻會議領域的黃埔軍校。

而從這幾個團隊裡出來的創業者,也都被貼上瞭“掌握瞭視頻核心技術”的標簽。包括 Zoom 的創始人也出身思科,帶著50多位核心研發開始自己的創業歷程。

小魚易連的袁文輝出身 Polycom,小魚易連的前身是小魚在傢,本身是面對 C 端的創業和產品,後來他們發現很多企業也在采購小魚在傢產品,用於視頻會議,後來就延伸出一條小魚辦公產品線。在小魚辦公產品早期,崔牛會為其做瞭產品的首發,也讓小魚辦公有瞭第一批種子客戶。

小魚的兩個核心創始人,一位是來自 Polycom 的袁文輝,一位是來自 YY 的宋晨楓(易城藍天 CEO,打造首款 3D 虛擬世界平臺,後被 YY 全資收購)。

由於出身不同,基因不同。最終,小魚在傢分拆成兩傢公司,一個由袁文輝帶領主攻企業市場,後改名小魚易連,在 C 輪由騰訊領投;一個由宋晨楓帶領主攻消費市場,繼續小魚在傢品牌,在 C+ 輪由百度領投,並合作百傢在傢產品。

核心團隊創始人 CEO 鄧昀澤和 CTO 禹德貴同樣出身於 YY 的藍貓微會,成立於2019年。這傢原本來想低調打開市場的創業公司,卻因為 Zoom 的退出,被多傢投資機構追逐,成立後的5個月裡連續獲得兩輪融資,不得不提前走向臺前。

“盡管中國視頻會議市場發展瞭多年,但主要集中在政府、央企國企和大型企業市場,研究機構數據顯示,中國市場滲透率僅有2%左右。目前政府和央企國企視頻會議市場趨於飽和,但中小企業增量市場空間巨大,成為視頻會議市場增長最主要的驅動力。”藍貓微會的聯合創始人兼 COO 毛葦對視頻會議市場有著他們自己的洞察。

在投資圈裡大傢的認知是藍貓微會更像 Zoom,它的打法有點農村包圍城市,低端顛覆高端的意味。價格高,使用門檻高(使用復雜),專人維護導致運維成本高,“三高”也把中小企業擋在瞭視頻會議的門外。

Zoom 是一傢以移動為先,雲為先的企業,以極簡的體驗來贏得市場,並且找到瞭產品的網絡效應,從而風靡全球獲得成功。藍貓的一鍵入會更像 Zoom 的“簡單便捷的入會方式”。

在視頻會議市場上,音視頻質量和穩定性才是企業發展的生命線。如果音視頻質量和穩定性不足,銷售能力再強也終將被打回原形。Zoom 在追求極簡的道路上同時也保證瞭其產品的核心能力,背後是巨量的研發投入,藍貓以小搏大,需要的不止是勇氣還需要持續打造自己的研發能力和速度。

綜觀整個企業服務市場,目前大型企業、中型企業和小微企業都有競爭者出現,高端市場有思科、華為以及 Polycom,中端市場有好視通、會暢、263、小魚易連,中小市場市場足夠大,但是問題在於中小市場的付費意願低,且小微市場還會遭遇類似於釘釘和微信的多人音視頻通話的蠶食。

要想在中小市場實現逆襲,挑戰不小,但如果通過極簡的體驗走通 Zoom 模式,市場卻又巨大,一小一大間的權衡盡顯智慧。

0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