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魚(DOYU.US)失去流量大戶, 短視頻與直播平臺或掀起新一輪大戰

追蹤報導“美股研究社”。

10月8日,鬥魚(DOYU.US)一姐馮提莫在微博上宣佈她與鬥魚的合約到期,雙方和平的結束五年的合作。這一消息出來,不少業內人士就在熱議,鬥魚要損失一名大將瞭,尤其是現在頭部直播平臺都對當紅主播求賢若渴,馮提莫跳槽任何一個平臺對鬥魚都還是有些不利。

在千千萬萬的主播當中,馮提莫應該算是直播行業最耀眼的一顆星,五年的時間成為鬥魚的一姐,熱度跟話題討論度都有目共睹。從一個普通人成為不少人知曉的當紅主播,馮提莫開演唱會、接新代言、與一眾明星一起歌唱祖國等,她這算是借直播上演瞭一段開掛的人生。

作為鬥魚直播平臺的當紅女主播,馮提莫以嬌小可愛的形象俘獲瞭不少的男粉絲,這也讓大批粉絲願意為她刷錢買禮物。這次,鬥魚失去當傢主播,未來能否誕生第二個“馮提莫”?馮提莫離開鬥魚,不少平臺都對她拋出橄欖枝,甚至抖音跟快手都表現出很大的誠意。隨著短視頻跟直播平臺對於用戶時長更加激烈,主播也將成為他們新一輪的搶人戰爭?

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 女主播成直播平臺顏值擔當

一提到女主播,可能大眾最開始對她的認識還是停留在新聞臺上播新聞的階段。但隨著時代的發展,尤其是進入互聯網時代,女主播這個詞賦予瞭更多含義,她已經變得越來越廣泛,在她的含義變得更廣泛的背後,其實這也是互聯網時代發展的一個縮影。

在互聯網時代,直播行業也迎來瞭最好的發展機遇,經歷過千播大戰之後,目前這個行業已成為鬥魚、虎牙(HUYA.US)、映客(03700)、陌陌(MOMO.US)等頭部玩傢的天下。對於直播平臺來說,成就瞭他們的除瞭是龐大的活躍用戶之外,形形色色的主播為平臺直播的各種內容也是一種重要資產。

根據《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截至2019年6月,我國網絡視頻用戶規模達7.59億,較2018年底增長3391萬,占網民整體的88.8%。在網絡直播方面,截至2019年6月,我國網絡直播用戶規模達4.33億,較2018年底增長3646萬,占網民整體的50.7%。其中,真人秀直播、體育直播的用戶規模分別為2.05億、1.94億,分別占網民整體的24.0%、22.7%。

眾多直播平臺給主播提供瞭一個可以施展自身才藝的平臺,人人都能借直播表現自己甚至有機會成為當紅主播。現在的女主播不僅僅代表那一批播新聞的主播,通過直播這種形式主播的形象變得更多樣化,遊戲主播、唱歌主播、化妝主播、吃播主播等,這樣的主播的形式跟內容有瞭更多可看性,這也成為他們圈粉的重要原因之一。

這也是為何一提到鬥魚,大眾也會第一時間聯想到他平臺上的眾多女主播,可以說女主播成為瞭這些直播平臺的最佳代言人,她們形象良好青春靚麗,這也讓這些主播們吸引到瞭不少的男性用戶。在看臉的時代,女主播的重要性對於直播平臺來說不言而喻。

對於鬥魚、映客、虎牙來說,他們能夠成為直播領域的頭部平臺,坐擁不少當紅主播是他們的一大優勢。鬥魚平臺上的馮提莫、女流、周二珂、阿冷、一條小團團等都是顏值貌美的女主播,各自都擁有不少的粉絲,可以說當紅女主播也算是撐起瞭直播平臺的半邊天。這次馮提莫與鬥魚不續約,對它的影響肯定不小,尤其是在競爭越發激烈的直播領域,鬥魚還能否推出第二個馮提莫呢?


頭部主播的流失對鬥魚影響不小 各傢對當紅主播都拋橄欖枝

盡管這次馮提莫與鬥魚是合約到期而離開,雙方並沒有產生什麼不愉快,但是作為鬥魚的一姐,馮提莫對於鬥魚來說確實算是一張王牌。要知道直播平臺想要培養一名主播出圈並非拼命砸錢就行,沒有被用戶記住的點,自身沒有才華想要出圈難上加難。在美股研究社看來,馮提莫在這個節骨點不跟鬥魚續約,可能是未來想要有更好的發展,畢竟現在她的商業價值還是挺高的。對於鬥魚來說,失去馮提莫這名大將會對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一, 馮提莫擁有不少的有付費意願的男粉絲,轉去其它平臺可能出現用戶流失

根據鬥魚之前發佈的二季度財報來看,凈營收為人民幣18.727億元(約合2.728億美元),其中視頻直播營收為人民幣17.083億元(約合2.488億美元),可以看出視頻直播營收仍然是它的營收支柱。在二季度,鬥魚第二季度平均付費用戶數量達到670萬人。

從上面這組數據來看,鬥魚的營收依賴直播營收,其中用戶付費購買禮物算是一個重要收入來源。這也是為何鬥魚要盡可能的培養出更多優質主播,目前,馮提莫在微博上的粉絲也突破900萬+,抖音上的粉絲也有3000萬+,像馮提莫這樣級別的主播,一方面鬥魚能夠借她吸引到更多新用戶,另一方面馮提莫的形象容易為平臺吸引到有更高付費意願的男粉絲,如果她轉去其它平臺說不定會出現用戶流失,畢竟粉絲是看主播內容,馮提莫還是擁有一批死忠的直播粉絲。

二、馮提莫在直播行業知名度並不低,以唱歌為核心延伸的商業變現潛力不小

盡管馮提莫在鬥魚上是靠唱歌打開知名度,貌似才藝並不是很突出,但她的形象還是很為自己加分。從一個普通上班族到如今成為直播行業名氣不小的當紅主播,馮提莫還是用唱歌證明瞭自身的價值。說起跨界歌手,很多人心裡想的是從演員跨界成為歌手,或者從幕後工作人員變成歌手,但是從一名網絡主播跨界成為歌手的還是很少的,馮提莫便是其中之一。

對於鬥魚來說,盡管他能將平臺上的主播為他帶來直播收入,但隨著他加大對於泛娛樂生態的佈局,重視線下各種活動的舉辦,其中像馮提莫這樣的主播實現更多商業變現還是存在很大機會,這也是為何鬥魚需要用不菲的資金來留住當紅主播。

不論是線上發歌曲、線下簽售會、演唱會、商業代言等,馮提莫都有涉足,從這個角度來看,其實馮提莫已經由一個主播發展成為歌手的腳步,可以說未來還是有很多可嘗試的領域。對於鬥魚來說,他需要更多像馮提莫這樣的主播為他帶來商業變現潛力,但這次馮提莫不與他續約,一定程度上也是流失一個招財樹。

三、鬥魚與虎牙此前挖掘頭部主播損失不少,培養當紅主播越發艱難

對於頭部直播平臺鬥魚跟虎牙來說,他們都曾經歷過重金挖主播的過程。此前曾有資深業內人士透露:“一個直播平臺想要培養好一名頭部主播隻需要搭上幾百萬元的市場費用即可,而相比之下,挖來一個競爭對手的頭部主播,沒有8位數肯定是下不來的。”為瞭挖當紅主播跳槽,鬥魚與虎牙在這方面都有不小的損失,可以說他們既是操作者也是受害者,畢竟各自都曾經歷過旗下當紅主播被挖走的問題。

2015年是直播平臺挖人最激烈的一年。先是虎牙直播知名主播洞主、55開、蘿莉等6人都從虎牙跳到瞭鬥魚,且挖角金額高達6000萬人民幣的天價。鬥魚的大手筆揭開行業高價挖人的序幕,而後虎牙直播反手從鬥魚直播以一億元“轉會費”挖走安德羅妮夫婦。

不論是鬥魚還是虎牙,其實他們挖當紅主播的背後還是為瞭提高平臺的競爭力,聚集幾個頭部主播就可以打造直播平臺,而平臺往往估值在10億元以上。但現在為瞭規范管理主播跳槽問題,平臺之間重金挖主播還是減少不少,隻是對頭部主播來說,他們要想培養出更多當紅主播也是越來越難。一方面,培養主播投入的成本並不低,另一方面直播平臺爭奪用戶時長優勢有所下滑,頭部主播的養成系耗費很大精力。

這次,馮提莫不跟鬥魚續約之後,除瞭直播平臺之外,短視頻平臺抖音、快手也在私下積極與馮提莫接洽,從這個角度來看,女主播的商業價值受到越來越多平臺的重視,未來直播平臺跟短視頻之間會因搶奪主播產生正面競爭?

抖音被爆加入搶奪馮提莫隊伍 短視頻與直播平臺掀起新一輪大戰?

2019年上半年,不少直播平臺都在探索“直播+”模式,佈局內容生態,試圖帶動更多營收上的可能性。除瞭直播平臺鬥魚、虎牙之外,甚至像電商、短視頻等平臺也紛紛利用“直播”優勢為平臺賦能。比如,在2019年“618”期間,淘寶直播帶動商品銷售130億元,開播商傢數同比增長近120%,開播場次同比增長150%;快手推出獨立遊戲直播App,抖音短視頻全面放開用戶直播權限探索“短視頻+直播”運營體系。

對於短視頻來說,它們跟直播還是有很多契合的點,本身平臺上的用戶大部分是年輕用戶,平臺也培養出不少的熱門博主,可以說加入直播功能在未來也有很多新的可能性,不論是電商直播帶貨、還是打賞等行為都有可能為短視頻帶來其它商業變現潛力。

之前網傳抖音已經向馮提莫開出瞭非常優越的條件,如果能夠進入抖音,更會把她作為頭部明星去培養。在眾多平臺中,似乎抖音的優勢更加明顯。因為抖音就是以唱歌、跳舞的短視頻而逐漸火遍全網,受到瞭眾多年輕人的青睞,這樣的調性似乎與歌手的身份更加契合。

根據QuestMobile短視頻2019年半年報告顯示,短視頻行業風頭正茂,用戶規模超8.2億,同比增速超32%,意味著10個移動互聯網用戶中有7.2個正在使用短視頻產品,並且短視頻與在線視頻的活躍用戶規模進一步縮小。今年1月,抖音對外宣佈它在國內日活突破2.5億,月活突破5億。

從這個數據來看,短視頻用戶規模的發展勢頭還是要高於直播平臺,除瞭用戶規模之外,用戶花在短視頻上的時長也是越來越多。根據數據顯示,短視頻App月人均使用時長超過22個小時,同比上漲8.6%。

盡管短視頻與直播平臺的賽道並不是在同一陣營,但是他們共同的目標都是要搶奪用戶數量跟用戶的時長,目前來看雙方的較量還是停留在爭搶主播階段,但其實主播對於直播平臺來說至關重要,這是他們吸引用戶的關鍵內容保障。如果一旦馮提莫最終選擇抖音,很有可能抖音在未來也會加大自身對於平臺上的優質主播的培養,進一步實現自身在商業變現的可能性,一旦抖音跟快手正式入局,可以預見到的是未來不論是短視頻還是直播平臺對於優質主播的競爭隻會加劇。

0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