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版餓瞭麼”一再推遲IPO計劃,華爾街態度不甚樂觀

追蹤報導“獵雲網”。

科技初創公司吸納現金,靠樂觀經營。但最近,他們兩個都缺。

最新的一個例子是,據知情人士透露,估值超過20億美元、預計將於2019年上市的外賣初創公司Postmates最近向其IPO顧問表示,由於市場狀況,該公司將推遲上市時間。

Postmates隻是眾多預計將於2019年上市、價值超過10億美元的科技初創公司之一。但隨著年底的臨近,一片陰霾籠罩著矽谷,這引發瞭人們不尋常的爭執,董事會內部也爭論不斷,反叛者試圖改變不斷向矽谷傳遞壞消息的華爾街體系。

自今年上市以來,科技界最引人註目的初創企業在股市上基本上遭遇瞭慘敗:Lyft(LYFT.US)的市值縮水瞭一半,其競爭對手Uber(UBER.US)股價下跌超過25%,Slack(WORK.US)和Peloton(PTON.US)的股價遠低於IPO價格。當然,WeWork的雄心壯志也在公眾投資者對公司的股價猶豫不決時破滅瞭,導致該公司完全取消瞭IPO,而不是公佈自己的巨額虧損。

Postmates首席執行官Bastian Lehmann周五在一個創業會議上表示,該公司正密切關註宏觀經濟,並暗示其他科技創業公司已令他們對當前的上市時機進行瞭重新判斷。

“事實是,當我們相信自己能找到合適的時機以及恰當的市場時機時,我們就會進行IPO。如果你對現在的市場有一定的瞭解,我相信你也會覺得目前的市場有點起伏不定。這一狀態具體到成長型公司來說,它們的股價有些波動。”

當被問及Postmates是否會在2019年上市時,Lehmann表示:“這更多地取決於宏觀形勢,而不是我們的準備情況。”

但到目前為止,2019年的IPO似乎不太可能,Postmates肯定已經在為推遲上市做準備瞭。據知情人士透露,Postmates最近向股東分發瞭文件,稱其預期的禁售期將推遲至明年第一季度中期左右。這至少是Postmates第二次推遲最後期限瞭。

考慮到其他科技初創公司在2019年的表現,Postmates的決定確實有些道理。是的,確實有一些軟件公司做得很好。但就IPO來說,無論公平與否,都是由該行業的大客戶公司來設定的。很明顯,到2019年結束的時候,世界上其他地方對矽谷的信心,都不會像矽谷對自己的信心那麼多。

根據追蹤IPO表現的Renaissance Capital的數據,2019年上市的32傢科技公司的市值平均隻上漲瞭約5%。2018年,這一數字約為13%。2017年呢?這個數字是94%。

但你並不需要閱讀IPO數據就能看到市場情緒的變化。在矽谷,挫折每天都會以新的方式出現。

上周,數百名投資者和創始人齊聚舊金山市中心,討論傳統IPO的替代方案,這是矽谷對企業上市方式日益不滿的最具體的表現。在七個多小時的時間裡,大量來自矽谷的初創公司想象著一個未來,華爾街銀行將控制更少的期貨交易。這就是這次座談會的一部分核心內容,該會議旨在頌揚直接上市的優點,即“ IPO的更簡單,更優厚的選擇”。

周一,對最近初創公司股價上漲負有最大責任的Masayoshi Son表達瞭罕見的悔恨之情,軟銀的願景基金正向年輕企業投入逾1000億美元。這位軟銀總裁表示,他對自己的投資記錄感到“尷尬和慌亂”。

這位以樂觀著稱的投資者,曾親手將自己支持的創始人推向瘋狂和崩潰的邊緣,在最大的初創公司IPO失敗之後,現在正傳播著一個新的信息:Uber和WeWork。

“最近,我一直告訴創始人要‘知道自己的極限’,”Masayoshi Son在接受采訪時說。“瞭解自己的局限將有助於釋放無限的可能性。”

而在Postmates,該公司領導層一直在為上市的理想時機進行一些內部辯論。Postmates在2月份秘密提交瞭IPO文件,但迄今尚未“翻閱”過招股說明書,並正式啟動IPO程序。在地獄的邊緣坐這麼長時間是不尋常的。

Postmates拒絕置評。

但在表面之下,還有更深層次的文化和經濟原因表明,這種新的悲觀情緒實際上不會改變任何事情。

矽谷痛恨末日論者,並抱有一些集體的錯覺:是的,IPO市場可能對多數公司不利,但對我的公司絕對沒有不利。投資者和初創公司的創始人傾向於對科技的未來進行哲學式的思考,堅持樂觀的預測,目的是激勵、塑造自己的品牌,並讓他們賺錢。科技行業領袖們的基本樂觀情緒或許是真實的,但這也是社會思維的寫照。

與此同時,矽谷鼓吹交易的基本特質並沒有改變:每傢風投公司仍在不顧一切地爭取下一傢大公司的青睞,推高自身的估值,這可能被視為是下一個大公司的悲劇。這些不斷膨脹的估值隻有在首次公開募股被華爾街拒絕時才會被戳穿。

即使美國的創業公司被高估瞭,也很少有個人投資者願意為瞭自己的利益而減少投資。2019年令人失望的IPO也不太可能改變他們的想法。

0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