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19億美元獨角獸Vir Biotechnology (VIR.US)上市首日暴跌三成!這傢生物醫藥公司到底犯瞭什麼錯?

本文來自 “DeepTech深科技”,作者為苗正,原文標題為《市值19億美元獨角獸上市首日暴跌三成!這傢生物醫藥公司到底犯瞭什麼錯?》。

當地時間 10 月 11 日,生物醫藥公司 Vir Biotechnology 在納斯達克 IPO 首日股價下跌將近 30%。此次 IPO,Vir Biotechnology 以每股 20 美元的價格發行瞭 714 萬股,募資總額為 1.43 億美元。開盤價為 16.15 美元,隨後從此下跌,收盤價為 14.02 美元,公司市值從 19 億美元縮水至 15 億美元。

這傢以技術為驅動的明星初創企業,背後站臺的投資方包括軟銀願景基金、比爾和梅琳達·蓋茨基金會以及淡馬錫控股私人有限公司等。Vir Biotechnology 成立於2016 年,僅一年時間,就獲得 5 億美元融資,並和斯坦福大學、哈佛大學等知名科研機構達成合作。然而,這些光鮮的“履歷”未能支撐起如今的發行價,問題在哪呢?

圖丨Vir Biotechnology 的科學顧問團隊(圖源:Vir Biotechnology)

Vir Biotechnology 是一傢致力於免疫治療藥物的生物醫藥公司。依照治療手段的不同,該公司將業務劃分成瞭四大平臺:抗體平臺、T 細胞平臺、先天免疫平臺、siRNA 平臺。

在抗體平臺方面,該企業通過在已經從傳染病中恢復以及天生擁有傳染病抗性的人身上鑒定出罕見的抗體,利用施加直接病原體中和和免疫系統刺激的手段,來開發出治療傳染病的方法。2017 年時,該企業研發團隊曾發表論文指出,可從流感免疫個體分離出能夠處理流感病毒高變異性的幾種單克隆抗體,從而研制出針對甲型和乙型流感病毒的廣泛反應性單克隆抗體的特異性。

在 T 細胞平臺方面,該企業通過人體巨細胞病毒(HCMV)的獨特免疫學作為傳遞載體來開發疫苗,以潛在地治療和預防用當前疫苗技術難治的病原體感染。

在先天免疫平臺方面,該企業計劃將宿主蛋白作為靶向方法,用於創建具有高耐藥性屏障的宿主導向療法。相較於上面兩種泛用性的平臺,先天免疫平臺強調瞭定制化能力。

最後是 siRNA 平臺,Vir Biotechnology 通過 siRNA 的能力來抑制病原體復制,消除病原體在宿主體內生存的必要條件。siRNA 是小分子幹擾核糖核酸的簡稱,它主要參與 RNA 幹擾(RNAi)現象,以帶有專一性的方式調節基因的表達。此外,也參與一些與 RNAi 相關的反應途徑,例如抗病毒機制或是染色質結構的改變。但是目前,無論是 Vir Biotechnology 還是全球生物領域,對 siRNA 的研究仍處於早期階段,這種 RNA 所參與的反應途徑都尚未明瞭。

不難看出,Vir Biotechnology 所有的業務線都具有革命性,完全有別於傳統的治療手段。相對的,其所有的業務都處於萌芽階段。不僅如此,FDA 對於任何一項超脫以往方法的藥物更為嚴格,他們會要求企業進行更長時間的臨床試驗,變相加大瞭企業的開發周期。而藥企的開發周期本來就很長,有的甚至可以超過 5 年,這樣一來,對 Vir Biotechnology 包括其股東來說都是不利的。

Vir Biotechnology 現階段的主力藥是 VIR-2218 。這是一種靶向 HBV 的 siRNA,該企業正在進行它的 II 期臨床試驗。初步數據表明,VIR-2218 可以有效減少乙型肝炎病毒的表面抗原,且 VIR-2218 的耐受性良好,符合大范圍使用的初步條件。另一方面,該企業一種用於預防A型流感的單克隆抗體 VIR-2482 也啟動瞭 I 期臨床試驗。

圖丨Vir Biotechnology 藥物研發狀態(圖源:Bio Technology)

單從 VIR-2218 來看,根據 Market Research Future 的 2019 年市場研究報告,全球乙肝市場預計在 2018 年至 2024 年之間的復合年增長率為 5.8%。數據預測來自於世界衛生組織的全球乙肝說明書,該資料顯示, 2015 年約有 887000 人死於乙肝,2018 年時全世界有2.57 億人感染瞭乙肝。

乙肝市場在短期內是增量市場,然而 Vir Biotechnology 可能沒辦法趕在出現殺手級治療手段之前上市 VIR-2218,其中主要原因來自於該企業的對手。初步統計,全球范圍內著手開發乙肝治療藥物的公司包括加拿大的 Apotex、Arbutus;美國的 Arrowhead、百時美施貴寶、吉利德科學、Par Pharmaceutical;英國的雅閣、葛蘭素史克;印度的羽扇豆;德國的默克;以色列的梯瓦。

1986 年,美國默克公司研制成功人類第一支重組 rDNA 乙肝疫苗,並在美國上市。在中國的售價則高達近 1 千元人民。1989 年 9 月 11 日,時任默克董事會主席、總裁的 Roy Vagelos 決定將最新基因工程乙肝疫苗技術,以 700 萬美元底價轉讓給中國。1993 年,中國成功生產出第一批基因工程疫苗。與此同時,中國政府將新生兒免費接種乙肝疫苗納入國傢計劃,30 年間,中國至少有 5 億新生兒接種此疫苗。

面對如此體量的競爭對手,2016 年成立的 Vir Biotechnology 顯得有些微不足道。在某種程度上,藥企開發新藥和賭博沒什麼差別。10 餘年的開發時間都極有可能付之東流,再加上共享經濟、彈幕視頻、直播等新類型股票的發行,資本市場對生物醫藥類的熱情逐漸衰退是情理之中的。

2019 年 9 月的兩支上市獨角獸,SmileDirectClub 和 Peloton Interactive,分別下跌瞭 52%和 23%。此外,於 2019 年 10 月上市的六支醫藥股,除瞭 Aprea Therapeutics 上漲 27%外,其餘全部下跌。其中,德國癌癥治療公司 BioNTech SE 下跌瞭 7.2%。ADC Therapeutics SA 更是由於“不利的市場條件”撤回瞭 IPO 申請。

圖丨SmileDirectClub 和 Peloton Interactive 的走勢(圖源:DT 君)

因此誕生瞭一種說法:“是美國經濟影響瞭整個股市”。事實上這種說法站不住腳,股市的確是一個國傢整體經濟水平的反映,然而美國 2018 年 GDP 為 20 萬億,雖然其增速沒有達到特朗普政府預期的 3%,可仍然有 2.6%,醫藥板塊整體下跌的理由並不在於此。

根據風險投資數據庫 VentureDeal 公司 CEO Donovan Jones 的說法,Vir Biotechnology 管理層要求投資者在首次公開募股時以 19 億美元的企業價購買這些股票,以此拉高該企業市值。事實上,生物醫藥類企業在 IPO 後的市值大多數為 2 億美元至 4.5 億美元。

從 Vir Biotechnology 的牽頭公司來看,分別為高盛集團、摩根大通公司、Cowen公司和巴克萊公司。這些重量級公司的站臺,也難免成為 Vir Biotechnology 的投資者甘願掏錢買單的核心理由。Vir Biotechnology 的股東包括軟銀願景基金,比爾和梅琳達·蓋茨基金會以及新加坡的淡馬錫控股私人有限公司。於是,這也成為瞭軟銀自 WeWork 上市失敗後的第二場慘敗。

納斯達克是一個門檻相對較低的股票市場,正是由於亞馬遜、英偉達、蘋果這些神股的問世,才讓納斯達克成為瞭很多公司的夢想之地,而納斯達克也越來越歡迎這些客人們。可理論上,任何一個股票市場都應該警惕那些未來 12 個月到 18 個月處於強烈虧損狀態的公司。 Vir Biotechnology 在 2018 年的收入為 1,070 萬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長瞭近四倍,但同期虧損也增長瞭 66%,達到約 1.16 億美元。

諸如此類的巨虧公司在納斯達克數不勝數,投資者們或許已經不再相信納斯達克的神話,最終導致瞭 Vir Biotechnology 上市第一天暴跌 30%,以及 2019 年在美國上市的 146 傢公司的股票整體下跌 0.2%的結果。正是應瞭《羅密歐與朱麗葉》中的一句臺詞:“別向月亮發誓,不然你的愛也會像月亮一樣變化無常,在環繞的天穹之上,每月都在變換。”

0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