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員“下崗”?Waymo的完全無人駕駛要來瞭嗎

本文來自 “騰訊汽車”。

Completely driveless Waymo cars are on the way(完全無人駕駛的Waymo汽車即將到來)。

一封郵件便能引發沸沸揚揚的討論。這是一傢公司在行業內地位舉足輕重的標志之一。例如蘋果(AAPL.US)、特斯拉(TSLA.US)、華為。這次則是研發自動駕駛汽車的公司Waymo。

近日,有人在國外論壇Reddit 上發佈瞭Waymo 的一封郵件副本,表明該公司已向其網約車用戶發送瞭一則推廣信息。他們的下一次行程,可能會被匹配到沒有安全員的完全自動駕駛車輛——換一種說法,Waymo 的完全自動駕駛汽車即將與用戶見面。據悉鳳凰城郊區的許多 Waymo 的 App 用戶都收到瞭。

在郵件中,Waymo介紹瞭一些需要註意的事項,用戶約車時會從app上得到通知,並瞭解更多關於車輛的信息。

對於2019年不斷遇冷的無人駕駛來說,這個舉動無疑帶來瞭一些暖意。

領頭羊Waymo

作為全球自動駕駛公司第一梯隊的代表,Waymo無論在技術還是態度上一直較為激進。Waymo前身為Google(GOOG.US)2009年開啟的一項自動駕駛汽車計劃,直到2016年12月獨立出來,成為Alphabet公司旗下的子公司,在亞利桑那州的Chandler開設瞭運營和測試中心。此後,Waymo加大瞭在當地和鳳凰城其它郊區的測試計劃,招募早期測試者,並逐步開始商業化部署。

2018年12月,Waymo推出瞭面向自動駕駛網約車的Waymo One應用,這支商業化無人駕駛出租車車隊由600多輛汽車組成。在 Waymo One 的早期測試階段曾用過基於克萊斯勒 Pacifica 迷你廂貨的自動駕駛汽車平臺,接送來自鳳凰城周邊幾個郊區的網約車客戶。

為瞭確保安全,車輛配備瞭地理圍欄(即隻允許在一定地理范圍內行駛)以及一名人類安全員,在緊急情況下可以隨時接管駕駛。截止到2019年7月,該項目已經在模擬環境下自動駕駛瞭100億英裡,而且在25個真實城市內自動行駛瞭1000萬英裡。數據上的優勢非常大。

此次Waymo向普通公眾提供完全無人駕駛的接送服務,對於Waymo乃至無人駕駛行業來說都算得上是一個裡程碑。

取消安全員後:無人駕駛的條件

當然,Waymo此次舉動也並不意味著完全無人駕駛很快便會進入人們的生活。雖然激光雷達、高清攝像頭、車載計算機等軟硬件技術發展迅速,但無人駕駛將是涉及到環境、道路、交通系統、相關法規等多方面因素的極其復雜的系統,單車的突破隻是很小一部分。而Waymo郵件中所涉及到的也肯定是對地理位置、使用場景進行一定限制的無人駕駛。

無人駕駛涉及到高精地圖、感知、行為預測、規劃與控制、基礎設施與仿真、數據標註、車輛改裝、雲控與車聯網、車路協同、信息安全等多個專業系統,從小規模的實驗到真正普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智能化和網聯化無疑是無人駕駛的基礎。而高速率、高可靠、低延時的5G通信技術也是無人駕駛大量數據傳輸的必備條件。

人機交互與人工智能。傳統汽車的人機接口更多是圍繞導航、娛樂、信息等功能,而自動駕駛汽車更多是關註車輛安全及人類的安全感,在出行場景中,人類與汽車的交互尤為重要。如何理解需求並執行,如何保證安全,緊急情況的處理,都是必須攻克的技術難題。如今很多車輛具備的語音助手也許便是將來人機交互的主要形式。

傳感器與監測系統。網約車在自動駕駛方面既需要向外的交通路況監測,也需要向內的面向乘客的監測,以保證乘車的安全和舒適性。不久前,Uber向歐洲專利局提交瞭一項與乘客壓力監測相關的專利申請。這項新的監測技術會使用到溫度、速度、紅外攝像頭等傳感器以及麥克風等車載設備,可以監測心率、體溫、汗液水平等多項身體生理指標,以及乘客向窗外探頭的次數。越來越多的車企也開始對車內信息收集和監測逐漸重視起來。

此外,無人駕駛並不意味著不需要人參與:取消駕駛員後,車輛遠程控制和雲端的任務更加繁重。去年,Waymo將在美國亞利桑那州的錢德勒的服務中心做瞭進一步的擴張,用以容納運營和支持團隊,包括車隊技術人員、調度、響應和駕駛員支持人員。而最近,該公司在接近亞利桑州鳳凰城東谷(East Valley)的梅薩市開設瞭一個占地8.5萬英尺的技術服務中心,而且該公司預計會將維護Waymo One車隊車輛的能力提升一倍以上。

由共享汽車開始

另一方面,共享汽車(網約車)的特點決定瞭其很適合作為無人駕駛的試驗田。

首先,高流動率與使用率。自動駕駛的重要作用之一是提升車輛的流動性,這正與網約車的屬性不謀而合。數據顯示,目前私傢車平均隻有5%的時間在路上跑,95%的時間都是停止狀態。這不僅浪費瞭大量的運力資源,更占用瞭大量的土地。自動駕駛與網約車在場景上的結合將具有巨大的想象空間。

第二,運營模式相對固定。相比於私傢車,網約車的運行模式相對簡單(並且可以逐漸開放路線、區域,由易到難),有利於自動駕駛階段式的普及。此外,自動駕駛更註重系統性,網約車在運營商的管理和技術支持下,在車型、參數、互聯、運營模式等方面更容易系統性地發展,甚至進行城市級別地優化。而在數據和信息共享、與市政系統合作等方面(尤其在自動駕駛發展的初級階段),網約車也有著巨大的優勢。

第三,良好的研發環境和數據支持。在過去的幾年裡,不僅Waymo、Uber、Lyft等在網約車領域大量傾註精力,大眾、豐田、通用等傳統車企,也在爭相佈局這一藍海市場。這些技術和資本實力雄厚的公司無疑會為其提供一個良好的研發環境。而網約車在運行過程中迅速積累的道路數據也是研發自動駕駛的一大利器。目前來看,網約車作為融合資源、打通平臺的“手段”幾乎是最高效的。

其實除瞭技術研發的逐漸深入,無人駕駛商業模式的探索也從沒有停止過,某種程度上講,商業化探索甚至比技術更能決定成敗。這次的舉動能夠帶來哪些新鮮的東西,以及在“寒冬”之中,Waymo是否能夠率先在這一領域打破沉寂,讓我們拭目以待。

0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