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筆收購為什麼值得索尼(SNE.US)“蹲”一年?

  自Housemarque宣佈成為索尼第一方工作室那一刻起,索尼與微軟(270.9, -0.50, -0.18%)“軍備競賽”的話題就被再次點燃——硝煙之下,玩傢開始重新審視這場遊戲圈的“世紀之戰”。

  這筆新訂單,索尼蹲瞭一年

  又一傢遊戲工作室被索尼收入囊中,PS5的獨占也多瞭一個新IP。

  6月29日,索尼正式官宣收購總部位於芬蘭赫爾辛基的遊戲工作室 Housemarque——這傢歷史悠久的工作室陸續推出瞭《星塵戰區》《異化》《血精石隕落》《憤怒的小鳥:三部曲》等遊戲,迄今已為PlayStation貢獻瞭8款獨占遊戲,新作《Returnal》也在今年4月順利登錄PS5。

  值得一提的是,《Returnal》上市以來表現不俗。分析公司 NPD Group 最新數據顯示,《Returnal》 4 月位列暢銷遊戲榜第八名;至於口碑,Metacritic上收錄的 79 個媒體評測,平均分達86 分,Opencritic 收錄的 59 個媒體評測,平均分達 87 分,推薦率 93%。

《Returnal》遊戲截圖

  對此,Housemarque 聯合創始人兼總經理 Ilari Kuittinen 表示:“《超級星塵HD》(《Super Stardust HD》)進駐 PlayStation 已有22年的時間,在此期間雙方一直保持著良好的合作關系。”

Ilari Kuittinen

  PlayStation Studios工作室負責人 Hermen Hulst 則透露自己從《超級星塵 HD》登陸 PS3 時就是Housemarque 的鐵粉:

  “ 歡迎 Housemarque 成為索尼大傢庭的一員,《超級星塵HD》在PlayStation推出以來,我一直是他們的粉絲。新作《Returnal》再次證明瞭Housemarque 的創造力,他們的加入無疑會增強 PlayStation Studios 的創造力,我已經迫不及待想看 Housemarque接下來的作品瞭。”

Hermen Hulst

  此後,Kuittinen還在與Hermen Hulst的談話中透露,“盡管去年雙方就開始接觸,但我決定先完成遊戲,然後再談。幾個月前重新開始談判,現在決定瞭。”

  至此,Housemarque正式成為索尼旗下第13傢工作室,另外12傢分別是頑皮狗、聖莫妮卡、Sucker Punch、Bend、聖迭戈、Pixelopus、遊擊隊、Media Molecule、曼徹斯特、Polyphoni Digital、Insomniac、小島秀夫坊。

索尼13傢遊戲工作室經典IP

  另外,PlayStation Japan還無意間泄露瞭下一步收購意向——在官宣收購Housemarque的海報上標註出瞭Bluepoint Games的Logo。

  對此,外媒VGC分析認為,PlayStation日本官推這起烏龍操作證明,索尼可能很快就會對外宣佈收購Bluepoint Games的消息。

  一場圍獵遊戲工作室的“軍備競賽”

  在此之前,微軟已經先後收購Ninja Theory,Compulsion Games 以及 Obisidian Entertainment 等23傢第三方工作室。

  尤其2020年9月,微軟“吃下”ZeniMax Media後,玩傢一邊刷著 “活久見”、“爺青回”的彈幕,一邊在各大遊戲社區拿“ 索尼真要斷氣瞭 ” 蓋樓。

  畢竟,ZeniMax Media 旗下不僅坐擁 Bethesda Game Studios和id Software 兩傢世界頂級遊戲工作室,還孵化出瞭Bethesda Softworks、ZeniMax Online Studios、Arkane、MachineGames、Tango Gameworks、Alpha Dog、and Roundhouse Studios等遊戲工作室。

ZeniMax 旗下產品矩陣,圖源:機核

  其中,貝塞斯達工作室(Bethesda ,簡稱“B社”)截至2020年9月已確認尚未發售的作品就包括:《上古卷軸6》、《死亡循環》、《幽靈線:東京》、《星域》,更別提其他工作室還囊括瞭《德軍總部》、《毀滅戰士》、《上古卷軸》、《輻射》、《恥辱》、《掠食》等頂級遊戲IP,這些遊戲IP所屬權今後也將全部劃歸到Xbox陣營。

  所以,把B社和EA、育碧這樣的世界頂級遊戲大廠放在一起也絲毫不遜色,以至於遊戲圈認為這起收購對整個行業的影響絲毫不輸當年 “ 迪士尼(175.77, 1.84, 1.06%)買下福克斯 ” 。

  至此,原本第一方打不過索尼的微軟一下子腰板就硬朗瞭起來,壓力自然來到瞭索尼這一邊。

微軟23傢遊戲工作室

  雖然,Hermen Hulst在接受英國GQ采訪時否認收購是為與微軟展開“軍備競賽”,並表示索尼對遊戲開發商的選擇非常謹慎,不會隨意收購。

  “上一起收購是《漫威蜘蛛俠》開發商 Insomniac Games 工作室(2019年,2.29億美元)。那次收購非常成功。我們隻會尋找有相似價值觀、創作理念並且合作愉快的工作室,大傢共同成長。”

  他將索尼對Housemarque的收購解釋為,“他們是我們非常瞭解的收購目標,我們外部的開發小組和Housemarque在技術、制作管理甚至創作理念都進行瞭深度的合作。所以對我們而言,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但事實上,行業人士心照不宣將Housemarque收購案解讀成索尼應對微軟“軍備競賽”的反擊。

  為什麼是Housemarque?

  安培分析數據顯示,2020年全球主機遊戲總收入約539億美元,同比增長瞭19%;然而,索尼2020年在遊戲市場占有率卻從前一年的49%下降至下降46%。

  所以,索尼今年重組瞭旗下主要負責日本市場遊戲開發的部分工作室,逐步放手日系遊戲,目光轉向歐美、中國等遊戲市場。這主要源於兩方面考慮:

  第一、任天堂(72.53, -0.57, -0.78%)的發展在持續擠壓索尼日本市場。索尼日本遊戲工作室都以推廣日本本土遊戲為核心任務,但隨著任天堂switch推出以來,在日本國內索尼日本遊戲工作室作品的占有率越來越低,面臨著任天堂在銷量、口碑、盈利等多個方面的挑戰。所以,索尼試圖向歐美、中國市場轉移部分業務。

  第二、索尼部分遊戲工作室業績不佳,連年虧損。拿SIE舉例,雖然其在規模上不輸頑皮狗、聖莫尼卡,但運營成本卻直追3A工作室,其獨立開發的代表作也止於《knack》《knack2》《重力眩暈2》《食人大鷲》等中小型遊戲。

  至於為什麼索尼最終選擇瞭Housemarque,可能出於兩方面考量:

  首先,Housemarque為 PlayStation 貢獻瞭8款獨占遊戲,從早期的 PSN 遊戲《Super Stardust HD》到 PS4 的《Resogun》,皆是商業、口碑雙贏的佳作。

《Resogun》遊戲截圖

  Hermen Hulst 也在采訪中表示:“就我們產品的多樣性而言,Housemarque 具有非常獨特的風格。他們非常擅長街機遊戲為中心的開發方法。它填補瞭我們遊戲中人們喜愛的獨特部分,對我們來說,與他們一起更上一層樓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其次,索尼收購Housemarque 也是看好其未來的發展前景——今年《Returnal》的火爆證明瞭Housemarque 不僅能做中小型遊戲,同樣具備開發3A大作的潛力。

  所以,在被問及未來發展計劃時,Ilari Kuittinen 毫不客氣的說,“《Returnal》給團隊帶來瞭一些新的方向,下一款作品一定會超越此作,創造更偉大的遊戲體驗。”

0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