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電商第一股如涵(RUHN.US)做技術靠譜嗎?

本文來自 “天下網商”,作者王彥之。

“70多條輿情裡面,大多數是負面的。”如涵公關程文強說。

最近的如涵(RUHN.US)很焦慮,作為網紅第一股在納斯達克上市,遭遇破發,隨後股價一路走低。

王思聰評如涵:運營虧損,營銷費用過高;過度依賴張大奕;如涵沒有證明自己可以培養新的KOL。可謂屋漏偏逢連夜雨。

在此之前,這傢擁有上千名員工的公司,一直沒有公關這個崗位,據說如涵的風氣是“沒做到的不說,做瞭也不一定說。”創始人馮敏也承認,以前一直拒絕媒體采訪,上市前尤甚。

可這回的風浪太兇猛,如涵坐不住瞭。

日前,如涵對外強勢輸出戰略,放出目標,要成為“新時代的時尚品牌共創平臺”。

據戰略文字表述,達成這個目標要建立四種能力——以KOL為代表的社交流量、產品選款能力、供應鏈能力以及店鋪運營訂單履約能力。

可以推測,如涵在過去兩年支出的成本中,有一部分就是用於建立這套新的商業模式。

如涵不隻有張大奕

“互聯網碎片化時代,再難誕生巨星。”

事物遵循著同一規律,時代變瞭,誰能發現最有個性的專業化內容生產者,成功變現,誰就是目前的贏傢。

如涵不隻有張大奕和大金,她們掩蓋瞭如涵擁有大量腰部達人的事實。

實際上,如涵的紅人打造在2017年左右才大規模啟動,目前簽約的113個達人,一半以上是去年剛簽的,砸瞭很多資源做前期培育。

曾經的抖音女王溫婉、B站知名美妝UP寶劍嫂、時尚達人樸正義,都是如涵簽約紅人,90後女孩或多或少聽說過她們,但大概率不知道她們屬於如涵。

據悉,如涵三名頂級KOL的年度總交易額在1億元以上,七名成熟KOL年度總交易額在3000萬元和1億元之間。

(圖片來源:如涵官網)

其中“蟲蟲Chonny”簽約如涵後,從18萬粉絲到148萬粉絲隻花瞭兩個月。如涵在她身上投入200萬,開店當月這200萬就回本瞭。現在她的微博粉絲超過400萬,擁有一傢金冠店鋪。

因此,如涵沒有培養出新的KOL是個偽命題。起碼在時裝電商行業,如涵算得上是孵化素人網紅最多的MCN機構之一。

網紅電商做技術,靠譜嗎?

如涵輸出的戰略中,產品、技術是關鍵詞。

“以KOL為代表的社交流量、產品選款能力、供應鏈能力以及店鋪運營訂單履約能力。”具體點說,就是紅人孵化、用大數據做選款和供應鏈,以及店鋪代運營。

如涵試圖把紅人孵化標準化,挖掘簽約素人,測試通過後提供幾個月的培訓期間,並做推廣增粉,前期費用集中在推廣。

如涵一個粉絲的獲取成本在兩元以內,一般公司五元,新公司可能高達二三十塊錢。這是“一次性支出”,如果新簽網紅能夠如期上新,如涵就能收回其全部的培訓和推廣費用。

產品和技術部分,阿裡巴巴原首席戰略官曾鳴在他的新書《智能戰略》也有所提及,他指出業務軟件化是建立智能商業的關鍵一步,如涵在中國服裝行業的軟件化方面投入瞭巨資,Layercake就是例子。

Layercake是如涵供應鏈主力應用,這個如涵自主研發的ERP系統包括跟單寶、WMS等供應鏈管理模塊,覆蓋商品從開發到銷售整個周期。

此外還有一個DeepFashion大數據分析軟件,抓取網絡商品數據,幫助品牌做選款開發。

至於電商代運營部分,如涵做起來會更快,因為他們運營過的紅人自有店鋪有91傢。

網紅電商要做產品技術,通過業務軟件化建立智能商業,靠不靠譜?

條件尚算成熟,如涵前期資金投入不小,技術團隊多為互聯網大廠出身,而且有經驗和數據積累。

最大的挑戰是如何優化運營持續盈利,從而完善業務軟件,並且拿下更多合作商。

商業模式未來的發展方向是企業盈利與可持續發展的雙贏,雖然激烈的競爭隻講求結果,數據現實不容辯駁,但我們也許可以給如涵多一些時間和期待。

1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