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軟件狐友能撐得起搜狐(SOHU.US)的未來嗎?

追蹤報導“燃財經”,原標題《狐友救不瞭搜狐》。

在離“搜狐重回互聯網中心”的目標還有半年期限時,張朝陽表示,狐友是搜狐(SOHU.US)的未來。

日前,搜狐正式推出社交軟件狐友APP,重新殺入SNS領域,希望協同搜狐的其他業務線,帶來用戶的爆發式增長。

狐友在內部非常受重視,張朝陽不僅自己在軟件裡保持著日更數十條的活躍度,還要求員工必須一同運營。一位不願具名的搜狐員工表示,部門發通知讓大傢都下載狐友APP,以後可能會考核活躍度、每周發文數量等運營情況。

但從產品來看,狐友的定位尚不明確,更像是缺乏創新的簡易版微博,暫時還看不到其爆發的潛能。

錯過瞭社交、信息流、直播、視頻等風口的搜狐,如今已經落後太多。截至今日收盤,搜狐的市值隻有5.63億美元,距近年來的最高點縮水瞭80%,僅是新浪的5分之1,網易的60分之1,騰訊的740分之1。

狐友這款社交軟件,真的能撐得起搜狐的未來嗎?

張朝陽日更50+動態 APP峰值排名僅為社交榜26

在狐友APP裡,張朝陽是最重要的大V。幾乎所有用戶註冊即關註張朝陽,目前他已經有254萬粉絲。

僅6月10日這一天,張朝陽就發瞭超過50條動態,從曬早餐、推薦用戶和文章,轉發和美女的合照,到說晚安,幾乎隨時隨地在分享生活,“狐友上起來沒完沒瞭,得克制”。

但與張朝陽的興奮與上癮不同,多位社交領域從業者表示,這個APP讓人看不懂它到底想做什麼。

這是一款“簡易版微博”+“微信”,興趣類社區為主,即時通訊為輔。

體驗下來,狐友APP整體分為“動態”、“互關”、“我”。“動態”類似於微博信息流,可在其中查看關註好友所發內容;“互關”類似於通訊錄,又有我的群聊入口;“我”則主要是基礎功能設置。

用戶平等和註重隱私是狐友的兩大差異化賣點。在平等上,狐友不做人為的加V,不構建人為的等級差異,推薦邏輯不摻雜用戶身份等級邏輯;在隱私上,狐友基於陌生人、關註/粉絲、互關三層遞進關系,支持用戶對個人動態、相冊、粉絲/關註列表等用戶資料進行隱私設置。

產品更多面向90、95後,正式推出之前,狐友連續冠名瞭兩屆搜狐校草大賽,粉絲投票必須在狐友APP裡進行,這在一定程度上積累瞭一部分年輕用戶。

狐友在產品上略有新意,比如“言之有物”功能,為瞭解決用戶發表圖片時經常詞窮的問題,可以根據用戶發佈的圖片自動推薦配文。但體驗下來,識圖功能並不智能,比如燃財經上傳瞭一隻毛絨玩具,系統配文卻為“屋前一大片綠茵茵的草地”“整個世界一片銀白”。

狐友早在2018年即推出測試版,但一直沒有激起什麼水花。據七麥數據顯示,狐友近三個月的排名在6月10日達到峰值,也僅為免費榜301,社交榜26,之前未推出正式版時都在社交榜的500名開外。

但張朝陽對狐友卻展現瞭非常有信心的一面,在他的構想裡,用戶會像原子彈裂變一樣,自然爆炸性增長。

產品缺乏創新 業內人士並不看好

想要在社交領域裡跑出來,“創新”是首要條件。目前來看,狐友還沒有做到。

一位不願具名的社交領域創業者對燃財經(ID:rancaijing)表示,狐友的產品思維更像是十年前的產物,和市面上已有的產品看不出差異化。現在再做社交產品需要非常細的顆粒度,與用戶相關性非常高的產品。

資深運營金龍認為,微博做起來是因為內容分發效率比中心化的編輯推薦效率高,頭條做起來是因為算法分發比關註流效率更高。狐友像簡易版微博,但沒有比微博更先進、更高效,這就很難做得起來。

狐友主打的平等(不設大V)不是長久之計。互聯網分析師柳胖胖對燃財經(ID:rancaijing)表示,早期來看不做人為的加V是為瞭突出和其他平臺的區別,以及嘗試保持用戶之間相對的“勢均力敵”,在冷啟動時期不至於讓多數小白用戶產生“距離感”。但長期來看,大V依然需要身份認同和流量推薦。如果持續運營一段時間,受眾開始泛化,大V和小白之間依然會形成明顯的溝壑。

金龍則認為,一些加不上V的人期望有新平臺完成原始的粉絲積累,可以拉一波冷啟動的用戶量。“但狐友未來一定會加V。”

另一個主打的隱私保護功能,在柳胖胖看來,更像是為瞭區分陌生人、半熟人、熟人社交所強加的詞。平臺初期不引入熟人關系鏈,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釋放部分內容上的生產力,讓用戶免於維護“固有人設”。

在多位社交領域從業者看來,這樣一款缺乏新意與亮點的產品,很難“讓客戶自然爆炸性增長”。“用戶與用戶之間的穩定互動是指數級增長的必要條件,但狐友目前還不具備。”一位業內人士表示。

在社交領域,從來不乏入局者。僅今年一月, 就有多閃、聊天寶、馬桶MT三款社交產品集中發佈。上個月,字節跳動的另一款產品飛聊也正式運營,但這幾款軟件都沒有逃脫“死於留存”的魔咒。不足半年,聊天寶團隊已經解散,馬桶MT已更名“好記”做起內容電商的生意,字節跳動的多閃背靠抖音還在社交榜十幾名徘徊,飛聊已跌出社交榜50名開外。

手握今日頭條和抖音的“APP工廠”制造者張一鳴都無法在社交領域吃到甜頭,張朝陽想要在社交突圍,並不容易。

數次嘗試突圍 始終難逃掉隊

張朝陽早在十年前就佈局社交領域,但卻以自嘲被“微博和微信左右扇瞭兩個耳光”告終。

2009年,搜狐緊跟新浪推出搜狐微博,由於起步晚且無新意,僅是靠人緣和花重金買來名人入駐,難以與新浪微博抗衡,逐漸沉寂。隨後演化為嵌入搜狐新聞的一個功能版塊,也就是現在獨立出來的狐友APP的前身。

不僅社交,近幾年的風口:視頻、信息流、直播,搜狐都嘗試瞭一遍,卻“起瞭大早,趕瞭晚集”,難逃掉隊的命運。

在視頻領域,2011年搜狐視頻率先成為行業領頭羊,憑借《迷失》《越獄》《紙牌屋》等經典劇目,打造出瞭“看美劇上搜狐”的標簽,“限外令”出臺後,又趟出瞭自制劇這條路,推出《屌絲男士》《匆匆那年》等經典劇目。

但2015年搜狐視頻大幅削減版權投入,在優愛騰大舉進攻中逐漸敗下陣來,張朝陽將此歸因為無法跟巨頭拼財力,“視頻這個模式是個無底洞”。2016年搜狐視頻恢復版權購買,喊出2019年盈利的目標,想走出一條強化自制劇的“小而美”路線,如今也就憑借《奈何BOSS要娶我》等自制網劇勉強維持市場份額。

今年5月發佈的《2019中國網絡視聽發展研究報告》顯示,愛騰優霸占第一梯隊,滲透率為80.2%。芒果TV、B站位居第二梯隊,滲透率為9.2%;搜狐視頻與PP視頻、咪咕視頻則位於第三梯隊,整體用戶滲透率為6.7%。不過幾年的時間,搜狐視頻便從第一梯隊驟降至並列第三。

在信息流領域,2012年張朝陽曾因為搜狐新聞業務重合錯過瞭投資今日頭條,但搜狐仍是所有門戶中最早佈局信息流業務的。

搜狐很早就對新聞客戶端和PC端進行瞭信息流化的改版,引入千人千面算法技術實現個性化內容推薦,上線“搜狐號”擴充內容生產者資源。但由於團隊管理不力等原因,在算法技術、活躍用戶數、創作者數量、營收能力等方面都與其他平臺有差距,搜狐新聞已逐漸跌出前五的陣營,甚至比不上成立三年的趣頭條。

直播方面,搜狐更是錯失瞭先機。2014年10月搜狐視頻收購瞭視頻分享網站56網,但卻未包括56網最賺錢的直播業務“我秀”,隻因搜狐視頻沒有相關的業務。沒想到一年後直播隨即成為“新風口”,搜狐視頻又一次趕瞭個晚集,於2016年4月發佈瞭移動直播平臺“千帆直播”。盡管張朝陽後來每天早上8點,風雨無阻地在千帆上直播英文讀報,也難以扭轉掉隊的事實。

撐起瞭搜狐營收的搜狗與暢遊,原本也可以做出更大的成績。

早在上個世紀,張朝陽就與搜索失之交臂,彼時的他沒有意識到分類導航會走向搜索引擎,選擇把流量導給百度,全心做門戶,十年後才用三級火箭模型將搜狗推上行業老二的地位。2017年11月,搜狗正式登陸紐交所,最大受益者卻早已不是搜狐,如今,騰訊仍以38.2%的持股比例穩居搜狗第一大股東。

憑借《天龍八部》這款遊戲,暢遊(CYOU.US)一度僅次於騰訊(00700)和網易(NTES.US)的遊戲業務,但在上市走向巔峰後,移動時代的迷失、核心研發團隊的出走使其慢慢衰落,如今還是隻有《天龍八部》一款拿得出手的遊戲。

他曾公開反思,早年因為過分重視市場和品牌、忽略產品和技術的重要性,導致搜狐錯失瞭很多機遇。

如今搜狐一直處於努力縮減虧損的瓶頸期,減去搜狗與暢遊的收入更是為負資產。搜狐目前持有搜狗(市值15.93億美元)33%的股權,持有暢遊(5.4億美元)68.0%的股權,兩者合計價值8.93億美元,對比搜狐當下5.63億美元的市值,相當於搜狐自身是負3.3億美元。

但就財報情況來看,搜狐確實是在縮減虧損。據搜狐2019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搜狐Q1總收入為4.31億美元,凈虧損4717萬美元,同比減虧50%,視頻凈虧損2700萬美元,同比減虧超40%。

“節流”初見成效,搜狐還需要一個新故事來“開源”。目前來看,這次新推出的狐友很難撐起搜狐的未來。但搜狐在風口的佈局從未終止,張朝陽表示,下個月搜狐視頻還要推出一款短視頻產品。

*文中部分圖片來源於視覺中國。

0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